澳门太阳集团_www.2138acom_2138acom太阳集团

词句:
词牌列表
感皇恩 钦谱
感皇恩 唐教坊曲名。陈旸《乐书》:祥符中,诸工请增龟兹部如教坊,其曲有《双调感皇恩》。金词注“大石调”。《中原音韵》注“南吕宫”。党怀英词名《叠萝花》。

感皇恩 双调六十七字,前后段各七句、四仄韵 毛滂

  绿水小河亭 朱阑碧甃 江月娟娟上高柳 画楼缥缈 尽挂窗纱帘绣 月明知我意 来相就 
  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平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平仄中平平仄仄平平仄

  银字吹笙 金貂取酒 小小微风弄襟袖 宝熏浓炷 人共博山烟瘦 露凉钗燕冷 更深后 
  中仄中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中仄中仄中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中中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晁词、贺词之偷声,周词之添字,赵词、汪词之减字,皆变体也。 按此调前后段第三句宋词例作拗体,俱“平仄平平仄平仄”,惟程大昌词“老幼欢迎僮婢喜”、“文字流传曾贵纸”,“僮”字、“曾”字俱平声,“婢”字、“贵”字俱仄声。又前后段第六、七句,宋词俱作“仄平平仄仄”、“平平仄”或“仄仄仄”,惟陆敦信词“风头日脚下,人空老”、“而今酒兴减,诗情少”,“日”字、“酒”字俱仄声,刘镇词“儿孙列两行,莱衣戏”、“十分才一分,那里暨”,“行”字、“分”字俱平声。至前段第二句,毛词别首云“饮少辄醉”,“饮少”二字俱仄声。后段第一、二句,晁补之词云“凭谁向道,流水一瞬”,“谁”字平声,“向道”二字俱仄声。别首云“繁枝高荫,疏枝低绕”,“低”字平声,晁冲之词云“熟睡起来,宿酲微带”,“熟”字、“宿”字俱仄声。赵企词云“千里断肠,关山古道”,周紫芝词云“此去常恨,相从无路”,《梅苑》词云“堪赏占断,三春先手”,平仄各自不同,填者审择一体,庶不混淆,故详注不取参校,其馀可平可仄悉参谱内六词。至周词换头句“洞房见说”,平仄全异,亦不校注。

格二 双调六十七字,前后段各八句、五仄韵 晁冲之

  蝴蝶满西园 啼莺无数 水阁桥南路 凝伫 两行烟柳 吹落一池飞絮 秋千斜挂起 人何处 
  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把酒劝君 閒愁莫诉 留取笙歌住 休去 几多春色 怎禁许多风雨 海棠花谢也 君知否 
  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与毛词同,惟前后段第三句各藏短韵。 按沈伯时《乐府指迷》,所谓句中韵,歌时应拍,不可不押者也。

格三 双调六十七字,前后段各八句、六仄韵 贺铸

  兰芷满汀洲 游丝横路 罗袜尘生步 回顾 整鬟颦黛 脉脉多情难诉 细风吹柳絮 人南渡 
  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回首旧游 山无重数 花底深朱户 何处 半黄梅子 向晚一帘疏雨 断魂分付与 春归去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毛词同,惟前后段第三句藏短韵,第六句又各多押一韵异。

格四 双调六十八字,前后段各七句、四仄韵 周邦彦

  露柳好风标 娇莺能语 独占春光最多处 浅颦轻笑 未肯等閒分付 为谁心子里 长长苦 
  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洞房见说 云深无路 凭仗青鸾道情素 酒空歌断 又被江涛催度 怎奈何 言不尽 愁无数 
  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毛词同,惟后段第六句添一字异。

格五 双调六十八字,前后段各七句、四仄韵 周紫芝

  无事小神仙 世人谁会 著甚来由自萦系 人生须是 做些閒中活计 百年能几许 无多子 
  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近日谢天 与片閒田地 作个茅堂待打睡 酒儿熟也 赢取山中一醉 人间如意事 只此是 
  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


此亦与毛词同,惟后段第二句添一字异。 此词前后段第五句“活”字、“一”字俱入声,此即《乐府指迷》所谓以入替平之法,不可以上去声字替。填者审之。

格六 双调六十五字,前后段各六句、四仄韵 赵长卿

  景物一番新 熙熙时候 小院融和渐长昼 东君有意 为怜纤腰消瘦 软风吹破眉间皱 
  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袅袅枝头 轻黄微透 舞到春深转清秀 锦囊多感 又更新来伤酒 断肠无语凭阑久 
  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此亦与毛词同,惟前后结两句各减一字,俱作七字一句异。

格七 双调六十六字,前后段各七句、四仄韵 汪莘

  年少寻芳 早春时节 飞去飞来似蝴蝶 如今老大 懒趁五陵豪侠 梦中时听得 秦箫咽 
  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割断人间 柳枝桃叶 海上书来恨离别 旧游还在 空锁云霞万叠 举杯相忆处 青天月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毛词同,惟前段第一句减一字异。 按《中州乐府》党怀英词前起二句“碧玉撚条,蓝袍裁叶”正与此同。至后段第五句第五字,诸家例用平声,周紫芝用以入替平之法,此词独用去声,偶然不同,恐非定格也。
历代作品
共217,分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敦煌曲子 四首
张格 ? - 927 一首
张先 992 - 1039 一首
晁端礼 1046 - 1113 一首
贺铸 1052 - 1125 二首
晁补之 1053 - 1110 二首
周邦彦 1056 - 1121 一首
毛滂 1060 - ? 三首
赵企 ? - 1118 一首
陆蕴 ? - 1120 一首
王庭圭 1080 - 1172 三首
朱敦儒 1081 - 1159 三首
周紫芝 1082 - ? 五首
张纲 1083 - 1166 一首
胡舜陟 1083 - 1143 一首
李纲 1083 - 1140 二首
感皇恩 四海清平四首 其一(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四海天下及诸州。皆言今岁永无忧。长图欢宴在高楼。

寰海内。束手愿归投。朱紫尽风流。殿前卿相对。列诸侯。

叫呼万岁愿千秋。皆乐业。鼓腹满田畴。


感皇恩 四海清平四首 其二(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当今圣寿比南山。金枝玉叶竞相连。百僚卿相列排班。

呼万岁。尽在玉阶前。金殿悦龙颜。祥云驾喜悦。两盘旋。

休将舜日比尧年。人安泰。真是圣明天。


感皇恩 四海清平四首 其三(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四海清平遇有年。黔黎歌圣德。乐相传。修文偃革习农田。

钦皇化。雨露溉无边。瑞气集诸贤。群僚趋玉砌。贺龙颜。盘石永固寿如山。

梯航路。相向共朝天。


感皇恩 四海清平四首 其四(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万邦无事减戈鋋。四夷来稽首。玉阶前。龙楼凤阙喜云连。

人争唱。福祚比金璇。八水对三川。升平人道泰。帝泽鲜。修文罢武竞题篇。

从此后。愿皇帝寿如山。


感皇恩(唐·张格)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最好是,长街里,听喝相公来


感皇恩 安东少师访阅道大资同游湖山(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廊庙当时共代工。睢陵千里远,约过从。欲知宾主与谁同。

宗枝内,黄阁旧,有三公。广乐起云中。湖山看画轴,两仙翁。

武林嘉语几时穷。元丰际,德星聚,照江东。


感皇恩(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蜀锦满林花,三年重到。应被花枝笑人老。半开微谢,占得几多时好。

便须拼痛饮、花前倒。

醉中但记,红围绿绕。人面花光斗相照。缭墙重院,爱惜遮藏须早。

免如攀折柳,临官道。


人南渡/感皇恩 人南渡(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兰芷满芳洲,游丝横路。罗袜尘生步。迎顾。整鬟颦黛,脉脉两情难语。

细风吹柳絮。人南渡。

回首旧游,山无重数。花底深朱户。何处。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

断魂分付与。春将去。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以香草美人的象征手法抒写作者政治理想无法实现的苦闷情怀。全词清疏淡雅,明隽幽洁,风格上别具一格,独具神韵,在篇章结构和修辞方面都有自己的特点。
词之上片,铺写作者与所恋之人心心相印却又衷情不能相通的具体情状:一个和风拂煦、柔丝飘荡的春日,词人伫立在长满香兰芳芷的汀洲之畔,等待着自己所倾慕的人儿。终于,伊人如凌波仙子,步履轻盈地姗姗而来 。她迎顾之间,矫然脱俗,略整秀鬟,眉目传情。虽然词人和她都明显地感觉到对方的脉脉深情,然而无端间阻,情愫难通,在漫天飞舞的杨花柳絮中,她又飘然南渡,离词人而去。这里所出现的美人,翩然而来,倏然而逝,给人以似人亦仙,似真亦幻的扑朔迷离的印象。以此体现他所求之而不得的理想境界,是比较成功的。
下片抒写追求幻灭后郁勃岑寂的落寞情怀 。“旧游 ”,当是指昔日的苦苦追求。重重叠叠的青山遮断了“回首旧游”的视线,无疑是在诉说执着追求时所遇到的重重阻力。以下转而写伊人的不知何处,实际上是指理想不易 、也不可能实现。“半黄梅子”两句再转而写眼前之景,借景抒情,以江南黄梅季节的无边雨丝来喻自己的满腹牢愁。“断魂”以下收束全词,直抒愁肠,痛感壮志未遂,青春已逝。这一片,腾挪变化,一步一折,将情感抒发得荡气回肠。

感皇恩(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歌笑见馀妍,情生眄睐拥髻扬蛾黛。多态。小花深院,漏促离襟将解。

恼人红蜡泪。啼相对。

芳草唤愁,愁来难奈。兰叶犹堪向谁采。小楼妆晚,应念斑骓何在。

碧云长有待。斜阳外。


感皇恩 海棠(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常岁海棠时,偷闲须到。多病寻芳懒春老。偶来恰值,半谢妖饶犹好。

便呼诗酒伴,同倾倒。

繁枝高荫,疏枝低绕。花底杯盘花影照。多情一片,恨我归来不早。

断肠铺碎锦,门前道。


感皇恩(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终岁忆春回,西园行尽。欢喜梅梢上春信。去年携手,暗约芳时还近。

燕来莺又到,人无准。

凭谁向道,流光一瞬。佳景闲无事衣褪。春归何处,又对飞花难问。

旧欢都未遇,成新恨。


感皇恩 大石标韵(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露柳好风标,娇莺能语。独占春光最多处。浅颦轻笑,未肯等闲分付

为谁心子里,长长苦。

洞房见说,云深无路。凭仗青鸾道情素。酒空歌断,又被涛江催去。

怎奈向、言不尽,愁无数。


感皇恩 其一 解秀州郡印,次王倅韵(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两岁抚邦人,曾无恩意。别后何人更相记。题舆玉树,愧与蒹葭相倚。

殷勤犹念我,同吟醉。

画舸相追,孤城已闭。不道扁舟□云外。夜分月冷,一段波平风细。

忆君清兴满,无由寄。


感皇恩 其二 镇江待闸(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绿水小河亭,朱阑碧甃。江月娟娟上高柳。画楼缥缈,尽挂窗纱帘绣。

月明知我意,来相就。

银字吹笙,金貂取酒。小小微风弄襟袖。宝熏浓炷,人共博山烟瘦。

露凉钗燕冷,更深后。


感皇恩 其三 晚酌(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多病酒尊疏,饮少辄醉。年少衔杯可追记。无多酌我,醉倒阿谁扶起。

满怀明月冷,炉烟细。

云汉虽高,风波无际。何似归来醉乡里。玻璃江上,满载春光花气。

蒲萄仙浪软,迷红翠。


感皇恩 别情(宋·赵企)  显示自动注释

骑马踏红尘,长安重到。人面依前似花好。旧欢才展,又被新愁分了。

未成云雨梦,巫山晓。

千里断肠,关山古道。回首高城似天杳。满怀离恨,付与落花啼鸟。

故人何处也,青春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写男女别情,但似另有所寄托。词之上片写乍逢又别的惆怅,下片写已别还思的眷恋。
上片“骑马踏红尘”三句,写旧地重游、故人无恙的喜悦心情 。“红尘”,指繁华的巷陌。“长安”借指宋都汴京,即今天的开封。在这里词人巧妙地把唐代诗人崔护《题都城南庄》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诗,加以翻用与浓缩,不但恰切地表达了主人公重逢故人的欣愉之情,而且使词更富于翰藻,更富于韵味 。这三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是写主人公重游京都,骑马访旧 ,未知故人何如 ,故愁思难解。心头的疑团 ,一直是一个没有解开的疙瘩。二是写久别重逢,故人依旧,喜出望外的欢快情绪。词中主人公满怀希望 、又担心失望而终如所望的内心活动 ,全在“依然 。两个字中表现出来 。不言欢悦,而欢悦之情自见 。“旧欢才展”二句,是感情的一个大的转折,是“ 柳暗花明 ”之后,忽然出现的“惨绿愁红”的景象。一个“才”字,一个“又”字,不但写出了他们乍相逢、又相别的怅惘情绪,而且写出了难相逢、易相别的凄凉心境,为下片的“满怀离恨”作了很好的铺垫 。“未成云雨梦”两句,运用楚怀王梦遇巫山神女的故事 ,来形容其乍见轻别的“新愁”,易得既典雅,又含蓄;既庄重,又风韵。
下片分三个层次来表达他的离恨 。“千里断肠”三句,是写初别时的留恋之恨,是第一层。在这里写了三重恨:一别“千里”,是一恨;独行“古道”,是二恨 ;“回首”不见,是三恨。总此三恨,说明此别是长期的,后会是无期的,从而把主人公的羁旅凄苦之情 ,临歧留恋之意,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回首高城 ”,用唐欧阳詹诗“ 高城已不见 ,况复城中人”(《初发太原途中寄太原所思》),落实到所思城中之人 。“满怀离恨”二句,写别后的种种离愁,是第二层。这是主人公想到从此以后,即使碰上了鸟语花香的良辰美景,也会看到落花而感到年华易老,听到啼鸟而想到无枝可依。感时恨别,花鸟移情,这是羁旅异乡的人所最容易产生的“移情”作用。正是这种“ 移情”作用 ,使这两句词化静为动,化单一为丰富,从而大大地提高了画面的美学价值,增加了读者的审美情趣。末二句,进一步深化“满怀离恨”的感情 ,是第三层 。这“故人何处 ”的呼问,“青春易老”的感叹,使主人公那种强烈的离愁别恨,产生了极大的艺术感染力。通过以上三层的细腻的描写,词中主人公“满怀离恨”的心理活动,就十分真实而完美地表现了出来。
借一己之愁苦,写尽人间的悲欢离合,道尽人世无常的个中滋味,是这首词动人心弦的关键。所以不必追究这首词是继写,还是另有寄托。

感皇恩 旅思(宋·陆蕴)  显示自动注释

残角两三声,催登古道。远水长山又重到。水声山色,看尽轮蹄昏晓。

风头日脚下,人空老。

匹马旧时,西征谈笑。绿鬓朱颜正年少。旗亭斗酒,任是十千倾倒。

而今酒兴减,诗情少。


感皇恩 其一(宋·王庭圭)  显示自动注释

飞雪满貂裘,马蹄轻骤笔下文章焕星斗。凌云才调,尽是夺标高手。

况闻场屋里,知名久。

金榜篆云,银鞍披绣。归去天香满衣袖。莫辞今夕,且尽一尊芳酒。

为君歌一曲,为君寿。


感皇恩 其二(宋·王庭圭)  显示自动注释

羸马怯征鞍,骎骎欲骤。昨夜文星动南斗。广寒宫近,欲上烟霄携手。

素娥不奈冷,凄凉久。

知是谪仙,肝肠锦绣。天半清风动襟袖。而今西笑,且饮新丰美酒。

悠然还独酌,谁为寿。


感皇恩 其三(宋·王庭圭)  显示自动注释

一叶下西风,寒生南浦。椎鼓鸣桡送君去。长亭把酒,却倩阿谁留住。

尊前人似玉,能留否。

醉中暂听,离歌几许。听不能终泪如雨。无情江水,断送扁舟何处。

归时烟浪卷,朱帘暮。


感皇恩 其一 游□□园感旧(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曾醉武陵溪,竹深花好。玉佩云鬟共春笑。主人好事,坐客雨巾风帽

日斜青凤舞,金尊倒。

歌断渭城,月沈星晓。海上归来故人少。旧游重到。

但有夕阳衰草。恍然真一梦,人空老。


感皇恩 其二(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早起未梳头,小园行遍。拄杖穿花露犹泫。菊篱瓜畹。

最喜引枝添蔓。先生独自笑,流莺见。

著意访寻,幽香国艳。千里移根未为远。浅深相间。

最要四时长看。群芳休怪我,归来晚。


感皇恩 其三(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一个小园儿,两三亩地。花竹随宜旋装缀。槿篱茅舍,便有山家风味。

等闲池上饮,林间醉。

都为自家,胸中无事。风景争来趁游戏。称心如意

剩活人间几岁。洞天谁道在,尘寰外。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小词语浅而意深,节短而韵长,表露了作者晚年淡泊旷远的志趣。
起首“一个小园儿,两三亩地”二句语言平易浅白 。“一个”、“两三亩”这些小数目,如话家常,十分亲切。同时 ,也透出主人公知足寡欲的人生态度。
“花竹随宜旋装缀”一句承上。开辟了一个两三亩地的小园儿,马上随方位地势之所宜,随品种配搭之所宜,栽花种竹,点缀园子。花与竹是园林常景,也有代表性。苏轼《司马君实独乐园》诗:“中有五亩园,花竹秀而野”;黄庭坚《次韵文潜同游王舍人园》诗:“移竹淇园下,买花洛水阳;风烟二十年,花竹可迷藏”。“便有山家风味”一句,既总结上文,又漾出作者的怡悦之情。在前面几句写景之后,画面上出现了词人的自我形象:“等闲池上饮,林间醉。”栽花艺竹之余,词人小具杯盘,徐图一醉。这种徜徉山水,从容度日的方式,正是自来遁迹山林者所乐的境界。词里突出地表现了这种闲适、超脱的襟怀。由景物入笔,又以景写人作为,很好地表达了词人的山水性情。
下片转入议论 ,将词境拓深一步 。“都为自家,胸中无事,风景争来趁游戏 ”,三句语极朴拙,意却自在,掉运口语,浅白有味。总却世事营营,胸中没有半点挂虑,自然容易心与景浃,感受到外间景物欣然自得,好象都争先恐后来取悦于人似的。宋程颢诗“万物静观皆自得 ,四时佳兴与人同”为此句之本。以曲子词写理趣语,显得亲切活泼,饶有兴味 。“剩活人间几岁 ”,点出余日无多的暮景,却并无衰疯悲惋色彩。“洞天”句,即“谁道洞天在尘寰外”,倒装是为了协调平仄的原故。结句将上下片一并收束,表示要在这个人间洞天里度此余年,一派欣于所得的情致,可谓溢于言表了。
《澄怀录》载:“陆放翁云:‘朱希真居嘉禾,与朋侪诣之 。闻笛声自烟波间起,顷之,棹小舟而至,则与俱归 。室中悬琴、筑、阮咸之类,檐间有珍禽,皆目所未睹。室中篮缶贮果实脯醢,客至,挑取以奉客。’”可见词人写的不只是一种理想境界,而且是他晚年闲适生活的艺术化写真了。

感皇恩 其一(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残月挂征鞍,路长山绕。独拥寒貂犯霜晓。水边林下,孤负此生多少。

星星空满鬓,因谁有。

不如办个,短蓑长钓。唤取轻鸥伴人老。思量也胜,看人眉头眼脑

世间浑是梦,何时了。


感皇恩 其二 除夜作(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玉箸点椒花,年华又杪。绛蜡烧残暗催晓。小窗醒处,梦断月斜江悄。

故山春欲动,归程杳。

天意不放,人生长少。富贵应须致身早。此宵长愿,赢取一尊娱老。

假饶真百岁,能多少。


感皇恩 其三 竹坡老人步上南冈,得堂基于孤峰绝顶间,喜甚,戏作长短句(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无事小神仙,世人谁会。著甚来由自萦系。人生须是,做些闲中活计。

百年能几许,无多子。

近日谢天,与片闲田地。作个茅堂待打睡。酒儿熟也,赢取山中一醉。

人间如意事,只此是。


感皇恩 其四 送晁别驾赴朝(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江上一山横,偶来同住。山北山南共来去。今朝何事,目送征鸿轻举。

可堪吹不断,梨花雨。

千里莫厌,重霄云路。飞下彤庭伴鹓鹭。紫骝乌帽,看尽章台风絮。

故人应问我,今何处。


感皇恩 其五 送侯彦嘉归彭泽(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何处是云庵,本来无住。云共谁来共谁去。菊篱杯酒,聊为渊明频举。

幅巾应屡湿,斜川雨。

此去常恨,相从无路。记取孤飞水边鹭。重来一笑,又是柳飞残絮。

梦魂飞不到,君闲处。


感皇恩 休官(宋·张纲)  显示自动注释

解组盛明时,角巾东路。家在深村更深处。扫开三径,坐看一川烟雨。

故山休笑我,来何暮。

苦贪富贵,多忧多虑。百岁光阴能几许。醉乡日月,莫问人间寒暑。

兴来随短棹,过南浦。


感皇恩 丐祠居射村作(宋·胡舜陟)  显示自动注释

乞得梦中身,归栖云水。始觉精神自家底。峭帆轻棹,时与白鸥游戏。

畏途都不管,风波起。

光景如梭,人生浮脆。百岁何妨尽沈醉。卧龙多事,谩说三分奇计。

算来争似我,长昏睡。


感皇恩(宋·李纲)  显示自动注释

九日菊花迟,茱萸却早。嫩蕊浓香自妍好。一簪华发,只恐西风吹帽。

细看还遍插,人忘老。

千古此时,清欢多少。铁马台空但荒草。旅愁如海,须把金尊销了。

暮天秋影碧,云如扫。


感皇恩 枕上(宋·李纲)  显示自动注释

西阁夜初寒,炉烟轻袅。竹枕绸衾素屏小。片时清梦,又被木鱼惊觉。

半窗残月影,天将晓。

幻境去来,胶胶扰扰。追想平生发孤笑。壮怀消散,尽付败荷衰草。

个中还得趣,从他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