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_www.2138acom_2138acom太阳集团

词句:
词牌列表
千秋岁 钦谱
千秋岁 《宋史·乐志》:“歇指调”。金词注“中吕调”。一名《千秋节》。

千秋岁 双调七十一字,前后段各八句、五仄韵 秦观

  柳边沙外 城郭轻寒退 花影乱 莺声碎 飘零疏酒盏 离别宽衣带 人不见 碧云暮合空相对 
  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中中仄平平仄中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忆昔西池会 鸳鹭同飞盖 携手处 今谁在 日边清梦断 镜里朱颜改 春去也 落红万点愁如海 
  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中中仄平平仄中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仄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此调前段第三、四句三字者,以此词为正体,宋元人皆照此填,若周词之多押两韵,石词之多押四韵,叶词之少押一韵,晁词之少押两韵,皆变格也。 前段第二句,黄庭坚词“记得同朝退”,“记”字仄声。第三、四句。石孝友词“对流景,伤沦落”,“对”字仄声,“流”字平声。第五句,李之仪词“地偏人罕到”,“地”字仄声。第七、八句,谢逸词“琴书倦,鹧鸪唤起南窗睡”,“书”字平声。后段第三句,袁虚寮词“堂堂去”,下“堂”字平声。第七句及结句,石孝友词“心撩乱,斜阳影在阑干角”,“撩”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类列四词。

格二 双调七十一字,前后段各八句、六仄韵 周紫芝

  小春时候 晴日吴山秀 霜尚浅 梅先透 波翻醽醁盏 雾满芙蓉绣 持寿酒 仙娥特地回双袖 
  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试问春多少 恩入芝兰厚 松不老 山长久 星占南极远 家是椒房旧 君一笑 金銮看取人归后 
  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与秦词同,惟前后段第七句各押韵异。 后段起句“少”字、第七句“笑”字俱以“筱” 叶“有”,亦古韵也。

格三 双调七十一字,前后段各八句、七仄韵 石孝友

  金风玉宇 庭院新经雨 香有露 清无暑 溪光摇几席 岚翠横尊俎 烘笑语 佳时聊复乡人聚 
  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

  门外荷花浦 秋到花无数 红脍鲤 青浮醑 何妨文字饮 更得江山助 从此去 蒲轮入佐中兴主 
  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与周词同,惟前后段第三句又各押韵异。

格四 双调七十一字,前段八句五仄韵,后段八句六仄韵 叶梦得

  雨声萧瑟 初到梧桐响 人不寐 秋襟爽 低檐灯黯淡 画幕风来往 谁共赏 依稀记得船篷上 
  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拍岸浮轻浪 水阔菰蒲长 向别浦 收横网 缘蓑冲暝色 艇子摇双桨 君莫忘 此情犹是当时唱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此词前段起句不用韵,与诸家异。

格五 双调七十一字,前后段各八句、四仄韵 晁补之

  玉京仙侣 同受琅函结 风雨隔 尘埃绝 霞觞翻手破 阆苑花前别 鹏翼敛 人间泛梗无由歇 
  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岂忆山中酒 还共溪边月 愁闷火 时间灭 何妨心似水 莫遣头如雪 春近也 江南雁识归时节 
  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词前后段起句俱不用韵。

格六 双调七十二字,前段七句五仄韵,后段八句五仄韵 欧阳修

  数声鶗鴂 又报芳菲歇 惜春更把残红折 雨轻风色暴 梅子青时节 永丰柳 无人尽日飞花雪 
  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仄中中仄中平仄仄平平仄

  莫把幺弦拨 怨极弦能说 天不老 情难绝 心似双丝网 中有千千结 夜过也 东窗未白孤灯灭 
  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仄中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调前段第三句七字者,以此词及叶词为正体,宋元人皆照此填,若无名氏词之少押一韵,乃变格也。 按李之仪词前段第一句“深帘静昼”,“深”字平声,“静”字仄声。第三句“鲜衣楚制非文绣”,“鲜”字平声。又“怎生图画如何绣”,“图”字平声。第四句“宜推萧史伴”,“宜”字平声。张仲干词结句“泰阶已应升平象”,“泰”字仄声。李词后段第二句“歌断青青柳”,“歌”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类列二词。

格七 双调七十二字,前段七句六仄韵,后段八句六仄韵 叶梦得

  晓烟溪畔 曾记东风面 化工更与重裁剪 额黄明艳粉 不共妖红软 凝露脸 多情正是当时见 
  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谁向沧波岸 特地移閒馆 情一缕 愁千点 烦君搜妙语 为我催清燕 须细看 纷纷乱蕊空凡艳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与欧词同,惟后段第七句押韵异。

格八 双调七十二字,前段七句五仄韵,后段八句四仄韵 《梅苑》无名氏

  腊残春近 江上梅开粉 一枝漏泄东君信 寿阳妆面靓 姑射冰姿莹 似浅杏 清香试与分明认 
  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只恐霜侵破 又怕风吹损 待折取 还不忍 莫将花上貌 来点多情鬓 凝睇久 行人立马成遗恨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欧词同,惟前段第六句、后段起句不押韵异。
龙谱
千秋岁 《宋史·乐志》人“歇指调”。《张子野词》入“仙吕调”。兹以《淮海长短句》为准。七十一字,前后片各五仄韵。别有《千秋岁引》,八十二字,前片四仄韵,后片五仄韵。

千秋岁 格一 秦观

  水边沙外 城郭春寒退 花影乱 莺声碎 飘零疏酒盏 离别宽衣带 人不见 碧云暮合空相对 
  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忆昔西池会 鹓鹭同飞盖 携手处 今谁在 日边清梦断 镜里朱颜改 春去也 飞红万点愁如海 
  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历代作品
共207,分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张先 992 - 1039 一首
欧阳修 1007 - 1072 二首
苏轼 1037 - 1101 二首
李之仪 1038 - 1117 六首
黄庭坚 1045 - 1105 二首
晁端礼 1046 - 1113 一首
秦观 1049 - 1100 一首
晁补之 1053 - 1110 三首
谢逸 1068 - 1112 一首
惠洪 1071 - 1128 一首
叶梦得 1077 - 1148 二首
朱敦儒 1081 - 1159 一首
陈克 1081 - ? 一首
周紫芝 1082 - ? 三首
张元干 1091 - 1175 一首
王之道 1093 - 1169 六首
千秋岁(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

永丰柳,无人尽日飞花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 千秋岁 》写的是悲欢离合之情,声调激越,极尽曲折幽怨之能事。
上片完全运用描写景物来烘托、暗示美好爱情横遭阻抑的沉痛之情 。起句把鸣声悲切的鶗鴂提出来,诏告美好的春光又过去了。源出《离骚》“恐鶗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从“又”字看,他们相爱已经不止一年了,可是由于遭到阻力,这伤情却和春天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惜春之情油然而生,故有“惜春更把残红折”之举动。所谓“残红”,象征着被破坏而犹坚贞的爱情。一个“ 折 ”字更能表达出对于经过风雨摧残的爱情的无比珍惜。紧接着“雨轻风色暴 ,梅子青时节 ”是上片最为重要的两句 :表面上是写时令,写景物,但用的是语意双关,说的是爱情遭受破坏。“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 》)是正常的 ,而梅子青时,便被无情的风暴突袭,便是灾难了。青春初恋遭此打击,情何以堪!经过这场灾难,美好的春光便又在鶗鴂声中归去。被冷落的受害者这时也和柳树一样,一任爱情如柳絮一般逝去了。
换头“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两句来得很突然。幺弦,琵琶第四弦。弦幺怨极,就必然发出倾诉不平的最强音。在这种极怨的气势下,受害者接着表示其反抗的决心,“天不老,情难绝”。这两句化用李贺“ 天若有情天亦老”诗句而含意却不完全一样,此处强调的是天不会老,爱情也永无断绝的时候。这爱情是怎样的呢 ?“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丝”“思”,谐音双关。在这个情网里,他们是通过千万个结,把彼此牢牢实实地系住,谁想破坏它都是徒劳的。这是全词“警策”之语。情思未了,不觉春宵已经过去 ,这时东窗未白 ,残月犹明。如此作结,言尽而味永。
这首词韵高而情深,含蓄又发越,可以说,兼有婉约与豪放两派之妙处。

千秋岁 其一(宋·欧阳修)  显示自动注释

罗衫满袖,尽是忆伊泪。残妆粉,馀香被。手把金尊酒,未饮先如醉。

但向道,厌厌成病皆因你。

离思迢迢远,一似长江水。去不断,来无际。红笺著意写,不尽相思意。

为个甚,相思只在心儿里。


千秋岁 其二(宋·欧阳修)  显示自动注释

画堂人静,翡翠帘前月。鸾帷凤枕虚铺设。风流难管束,一去音书歇。

到而今,高梧冷落西风切。

未语先垂泪,滴尽相思血。魂欲断,情难绝。都来些子事,更与何人说。

为个甚,心头见底多离别。


千秋岁 徐州重阳作(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浅霜侵绿。发少仍新沐。直缝,巾横幅。美人怜我老,玉手簪金菊。

秋露重,真珠落袖沾馀馥。

坐上人如玉。花映花奴肉。蜂蝶乱,飞相逐。明年人纵健,此会应难复。

须细看,晚来明月和银烛。


千秋岁 次韵少游(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岛边天外。未老身先退。珠泪溅,丹衷碎。声摇苍玉佩。

色重黄金带。一万里。斜阳正与长安对。

道远谁云会。罪大天能盖。君命重,臣节在。新恩犹可觊。

旧学终难改。吾已矣。乘桴且恁浮于海。


千秋岁 其一 咏畴昔胜会和人韵,后篇喜其归(宋·李之仪)  显示自动注释

深帘静昼。绰约闺房秀。叩衣楚制飞文绣。凝脂肤理腻,削玉腰围瘦。

闲舞袖。回身昵语凭肩久。

眉压横波皱。歌断青青柳。钗遽擘,壶频叩。鬓凄清镜雪,泪涨芳樽酒。

难再偶。沈沈梦峡云归后。


千秋岁 其二(宋·李之仪)  显示自动注释

柔肠寸折。解袂留清血。蓝桥动是经年别。掩门春絮乱,敧枕秋蛩咽。

檀篆灭。鸳衾半拥空床月。

妆镜分来缺。尘污菱花洁。嘶骑远,鸣机歇。密封书锦字,巧绾香囊结。

芳信绝。东风半落梅梢雪。


千秋岁 其四(宋·李之仪)  显示自动注释

休嗟磨折,看取罗巾血。殷勤且话经年别。庭花番怅望,檐雨同呜咽。

明半灭,灯光夜夜多如月。

无复伤离别,共保冰霜洁。不断梦,从今歇。收回书上絮,解尽眉头结。

犹未绝,金徽泛处应能雪。


千秋岁 其三 再和前意(宋·李之仪)  显示自动注释

万红暄昼,占尽人间秀。怎生图画如何绣。宜推萧史伴,消得东阳瘦。

垂窄袖,花前镇忆相携久。

泪裛回纹皱,好在章台柳。洞户隔,凭谁叩。寄声虽有雁,会面难同酒。

无计偶,萧萧暮雨黄昏后。


千秋岁 其五 和人(宋·李之仪)  显示自动注释

中秋才过,又是重阳到。露乍冷,寒将报。绿香催渚芰,黄密攒庭草。

人未老,蓝桥谩促霜砧捣。

照影兰缸晕,破户银蟾小。樽在眼,从谁倒。强铺同处被,愁卸欢时帽。

须信道,狂心未歇情难老。


千秋岁 其六 用秦少游韵(宋·李之仪)  显示自动注释

深秋庭院,残暑全消退。天幕迥,云容碎。地偏人罕到,风惨寒微带。

初睡起,翩翩戏蝶飞成对。

叹息谁能会。犹记逢倾盖。情暂遣,心常在。沈沈音信断,冉冉光阴改。

红日晚,仙山路隔空云海。


千秋岁 其一(宋·黄庭坚)  显示自动注释

序:少游得谪,尝梦中作词云:“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北。”竟以元符庚辰,死于藤州光华亭上。崇宁甲申,庭坚窜宜州,道过衡阳。览其遗墨,始追和其千秋岁词

苑边花外记得(一作常记)同朝退。飞骑轧,鸣珂碎。

齐歌(一作讴)云绕扇,赵舞风回带。严鼓断,杯盘狼藉(一作藉草)犹相对。

洒泪谁能会。醉卧藤阴盖。人已去,词空在。兔园高宴悄,虎观英游改。

重感慨,波涛万顷珠沈海。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据词的序文 ,可知这首词作于宋徽宗崇宁三年(1104 )。当时英庭坚被贬宜州,经过衡阳,在秦观的好友、衡州知州孔毅甫处,见到了秦观的遗作《千秋岁》词。这首词追和《千秋岁》词,为悼念故人之作。
词的上片写在朝为官时的欢乐。开头两句从退朝以后说起:“飞骑轧,鸣珂碎”,写出了他们退朝以后联骑奔弛的快意情状 。“齐歌”两句写他们公余之暇的征歌逐舞,有动听的歌声,有婀娜的舞姿。他写这些,主要是表现他们在得意时期的深契豪情。在“严鼓断”两句里,可以想象得到,他们在酒酣耳热之际,会纵谈国家大事,会谈诗论文,如果有他们的老师苏东坡在座的话 ,气氛会更加活跃,一定是庄谐杂出,议论风起。可惜政治风云的突然变化,改变了他们的生活。绍圣元年(1094 ),章执政,元祐党人都被贬官,他和秦惇等人观连遭贬谪,不复相见。
词的下片写他对秦观的沉痛悼念。“洒泪谁能会”表明自己的哀苦心情没有人能够领会,其实他的哀苦心情是不难领会的,他是在悼念秦观,实际上也是自悲自悼。秦观已死,坟有宿草,而他仍在奔赴贬所途中 ,岂能久生 !他在追和秦词的次年亦即崇宁四年(1105)九月三十日,果然死在宜州。“醉卧藤阴盖”,用的是秦观《好事近》词中的句子。由秦观的词,想到了秦观的死 ,他感叹“人已去”而“词空在”,言外之意是对秦观之死 ,表示痛惜 。在“兔园”两句里,更强烈地表露出他的痛惜心情 。“高宴”之所以“悄”,“英游”之所以“改 ”,是因为秦观已不在人间。他赞赏秦观的学识与才华。秦观之死,对他来说,是失去了一位交谊深厚的朋友,秦观死的时候才五十一岁,是无情的政治风波吞没了他的生命。“重感慨,波涛万顷珠沉海 。”秦观的死,使他感慨百端。这是全词的警句,集中地表现出他的沉痛情绪。
这首追和秦观的《千秋岁》词,是非常老成的作品。感情深沉郁勃,上片的欢乐,与下片的悲愤,形成强烈的对比,反映出政治局面的重大变化,从中抒发出悼念故人的深情,同时也表露出自己的身世之感,切身之痛 。“波涛万顷珠沉海”和秦词末句“落红万点愁如海 ”相比 ,不相伯仲,比起孔毅甫和词末句“仙山杳杳空云海”,却又要劲健、形象得多。

千秋岁 其二(宋·黄庭坚)  显示自动注释

世间好事。恰恁厮当对。乍夜永,凉天气。雨稀帘外滴,香篆盘中字。

长入梦,如今见也分明是。

欢极娇无力,玉软花敧坠。钗罥袖,云堆臂。灯斜明媚眼,汗浃瞢腾醉。

奴奴睡,奴奴睡也奴奴睡。


千秋岁(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飞云骤雨。草草成暌阻。寸肠结尽千千缕。别离谁是没,惟我于中苦。

最苦是,看奴未足抛奴去。

一句临歧语。忍泪奴听取。身可舍,情难负。纵非瓶断绠,也是钗分股。

再见了,知他似得如今否。


千秋岁(宋·秦观)  显示自动注释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乱,莺声碎。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

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忆昔西池会,鹓鹭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

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婉约词》
①鹓鹭:古代常以鹓鹭喻百官。这里指好友如云,宾朋群集。

【评解】

这是一首感事伤别之作。春回大地而人却“不见”。眼前“花影乱”,耳边“莺声碎”,这情景对一个失意飘零的人,更会勾起回忆与哀伤。昔日与众友人欢聚的地方,如今还有谁在?抚今追昔,愈觉韶华易逝,流光似水。诗人触景伤情,感慨万千。全词写得凄凉哀婉,工丽自然。“飞红万点愁如海”句,尤为人们所称赏。

【集评】

《汲古阁本》题作“谪虔州日作”。
《艇斋诗话》:少游“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词,为张芸叟作。有简与芸叟云:“古者以代劳歌,此真所谓劳歌。”秦少游词云:“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今人多能歌此。方少游作此词时,传至予家丞相(曾布),丞相曰:“秦七必不久于世,岂有愁如海而可存乎?”已而少游果下世。少游第七,故云秦七。
《独醒杂志》卷五:少游谪古藤,意忽忽不乐。过衡阳,孔毅甫为守,与之厚,延留,待遇有加。一日,饮于郡斋,少游作《千秋岁》词。
毅甫览至“镜里朱颜改”之句,遽惊曰:“少游盛年,何为言语悲怆如此!”遂赓其韵以解之。居数日,别去。毅甫送之于郊,复相语终日,归谓所亲曰:“秦少游气貌大不类平时,殆不久于世矣!”未几果卒。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冷斋诗话》谓少游此词,“想见其神情在绛阙道山之间”,乃和其韵。《后山诗话》云:世称秦词“愁如海”为新奇,不知李后主已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但以江为海耳。夏闰庵云:此词以“愁如海”一语生色,全体皆振,乃所谓警句也。如玉田所举诸句,能似此者甚罕。少游殁于藤州,山谷过其地,追和此调以吊之。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此词为作者在处州(今浙江丽水)为监洒税官时所写,词中抚今追昔,触景生情,表达了政治上的挫折与爱情上的失意相互交织而产生的复杂心绪。据处州府志云,处州城外有大溪 ,岸边多杨柳。起首二句即写眼前之景,将时令、地点轻轻点出。春去春回,引起古代词人几多咏叹。然而少游这里却把春天的踪迹看得明明白白:“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
浅浅春寒,从溪水边、城郭旁,悄悄地退却了。二月春尚带寒,“春寒退”即三月矣,于是词人写道:“花影乱 ,莺声碎。”这两句词从字面上看,好似出自唐人杜荀鹤《春宫怨》诗“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然而词人把它浓缩为两个三字句,便觉高度凝炼。其中“碎”字与“乱”字,用得尤工。莺声呖呖,以一“碎”字概括,已可盈耳;花影摇曳,以一“乱”字形容,几堪迷目。感于这两句词的妙处,南宋范成大守处州时建莺花亭以幻之,并题了五首诗。
“飘零”句以下,词情更加伤感。所谓“飘零疏酒盏”者,谓远谪处州,孑然一身,不复有“殢酒为花 ”之情兴也;“离别宽衣带”者,谓离群索居,腰围瘦损 ,衣带宽松也。明人沈际飞评曰:“两句是汉魏诗诗 。”(《草堂诗余正集》卷二)少游此词基调本极哀怨,此处忽然注入汉魏人诗风,故能做到柔而不靡 。歇拍二句进一步抒发离别后的惆怅情怀 。所谓“碧云暮合 ”,说明词人所待之人,迟迟不来。这一句是从江淹《拟休上人怨别》诗“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化出,表面上似写怨情,而所怨之人又宛似女性,然细按全篇,却又不似。朦胧暧昧,费人揣摩,这正是少游词的微妙之处,将政治上的蹭蹬与爱情上的失意交织起来,于是读来不觉枯燥乏味,而是深感蕴藉含蓄。
过片转而写昔,因为看到处州城外如许春光,词人便情不自禁地勾起对昔日西池宴集的回忆 。西池,即金明池 ,《东京梦华录》卷七谓在汴京城西顺天门外街北,自三月一日至四月八日闭池,虽风雨亦有游人,略无虚日。《淮海集》卷九《西城宴集》诗注云:“元祐七年三月上已,诏赐馆阁花酒,以中浣日游金明池、琼林苑,又会于国夫人园。会者二十有六人。”
这是一次盛大而又愉快的集会,在词人一生中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鹓鹭同飞盖”一句,把二十六人同游西池的盛况作了高度的概括。鹓鹭者,谓朝官之行列整齐有序,犹如天空中排列飞行的鹓鸟与白鹭。飞盖者,状车辆之疾行,语本曹植《公宴诗》:“清夜游西园 ,飞盖相追随 。”阳春三月,馆阁同人乘着车辆,排成长队 ,驰骋在汴京西城门外通向西池的大道上,多么欢乐;然而曾几何时,景物依旧,而从游者则贬官的贬官,远谪的远谪,俱皆风流云散 ,无一幸免,又是多么痛心!“携手处,今谁在”,这是发自词人肺腑的情语,是对元祐党祸痛心疾首的控诉。然而词人表达这种感情时也是极含蓄委婉之能事。这从“日边”一联可以看出。“日边清梦”,语本李白《行路难》其一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王琦注云 :“《宋书》:伊挚将应汤命,梦乘船过日月之旁。”
少游将之化而为词,说明自从迁谪以来,他对哲宗皇帝一直抱有幻想。他时时刻刻梦想回到京城,恢复昔日供职史馆的生活。可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梦想如同泡影。于是他失望了,感到回到帝京的梦已不可能实现 。着“镜里朱颜改”一句,更联系自身。无情的岁月,使词人脸上失去红润的颜色。政治理想的破灭,个人容颜的衰老,由作者曲曲传出,反复缠绵,宛转凄恻。
开头说“春寒退”,暗示夏之将至 ;到结拍又说“春去也 ”,明点春之即归。两者从时间上或许尚有些少距离,而从词人心理上则是无甚差别的。盖四序代谢,功成者退,春至极盛时,敏感的词人便知其将被取代了。词人从眼前想到往昔,又从往昔想到今后,深感前路茫茫,人生叵测,一种巨大的痛苦在噬啮他的心灵 ,因此不禁发出“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的呼喊。这不仅是说自然界的春天正在逝去,同时也在暗示生命的春天也将一去不复返了 。“飞红”句颇似从杜甫《曲江对酒》诗中“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化来。然以海喻愁,却是作者一个了不起的创造。从全篇来讲,这一结句也极有力。近人夏闰庵(孙桐)云 :“此词以‘愁如海’一语生色,全体皆振,乃所谓警句也。”(俞陛云《宋词选释》引)。
这首词以春光流逝、落花飘零的意象,抒写了作者因政治理想破灭而产生的无以自解的愁苦和悲伤,读来哀怨凄婉,有一咏三叹之妙。

千秋岁 次韵吊高邮秦少游(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江头苑外。常记同朝退。飞骑轧,鸣珂碎。齐讴云绕扇,赵舞风回带。

严鼓断,杯盘藉草犹相对。

洒涕谁能会。醉卧藤阴盖。人已去,词空在。兔园高宴悄,虎观英游改。

重感慨,惊涛自卷珠沈海。


千秋岁 其一(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玉京仙侣,同受琅函结。风雨隔,尘埃绝。霞觞翻手破,阆苑花前别。

鹏翼敛,人间泛梗无由歇。

岂忆山中酒,还共溪边月。愁闷火,时间灭。何妨心似水,莫遣头如雪。

春近也,江南雁识归时节。


千秋岁 其二(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叶舟容易。行尽江南地。南雁断,无书至。怜君羁旅处。

见我飘蓬际。如梦寐。当年阆苑曾相对。

休说深心事。但付狂歌醉。那更话,孤帆起。水精溪绕户。

云母山相砌。君莫去。只堪伴我溪山里。


千秋岁(宋·谢逸)  显示自动注释

楝花飘砌。蔌蔌清香细。梅雨过,蘋风起。情随湘水远,梦绕吴峰翠。

琴书倦,鹧鸪唤起南窗睡。

密意无人寄。幽恨凭谁洗。修竹畔,疏帘里。歌馀尘拂扇,舞罢风掀袂。

人散后,一钩淡月天如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楝(liàn):落叶乔木,初夏开花。
②蔌蔌:形容楝花落下的声音。
③蘋风:微风。
④吴峰:浙江一带的山。湘水、吴峰:泛指遥远的山水。

【评解】

这首词通过江南景物的描绘,表现了夏日环境的清幽,隐含着怀人的幽思和闲逸的生活情趣。上片写环境的幽静,委婉地抒写了“梦绕吴峰,情随湘水”的情思。下片从往事的回忆写到眼前的情景。而诗人“密意”深藏,“幽恨”满怀,歌舞散后,惟见远天如水,新月如钩。以景结情,不露痕迹。
全词淡淡着笔,轻轻点染,抒情细腻,清新婉丽。

【集评】

薛砺若《宋词通论》:谢逸为花间派唯一的传统人物。在同时和后来的此派词人,都不足望其项背。他既具“花间”之浓艳,复得晏、欧之婉柔;他的最高作品,即列在当时第一流作家中亦毫无逊色。其婉约处不亚少游矣。词中如“鹧鸪唤起南窗睡”,“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等句,清新韵藉,婉秀多姿,即置在小山、淮海集中,亦为上乘之选。

千秋岁(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半身屏外。睡觉唇红退。春思乱,芳心碎。空馀簪髻玉,不见流苏带。

试与问,今人秀整谁宜对。

湘浦曾同会。手搴轻罗盖。疑是梦,今犹在。十分春易尽,一点情难改。

多少事,却随恨远连云海。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流苏带:古时妇女衣饰佩用之物。
②手搴轻罗盖:手擎着轻轻的绮罗伞盖。

【评解】

此词生动地描写一位独处空闺的少妇怀春、叹春的心理、情态。上片描绘少妇春睡时娇懒倦慵的神情体态。缠绵卧榻,半身屏外。唇红残退,春思撩乱。枕上“空余簪髻玉”,身上“不见流苏带”。下片着意人物内心的刻画。追忆往事,令人魂消。“十分春易尽,一点情难改”。结尾两句,情思绵绵,余韵不尽。全词抒情委婉,描写细腻,曲折婉转,柔媚多姿。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对所写人物的同情。

此词步秦观《千秋岁·谪虔州日作》原韵,写妇人闺思。
上阕写思妇睡觉的慵懒情态:她上半身探出曲屏之外,唇上的朱红已经褪色。枕上只见簪发的玉钗,却不见了系罗衣的、用五色丝线作穗的流苏带子。佩饰物的零乱,人物的怠倦将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纷纭春思,破碎芳心形象化了。末句忽作诘问之辞,试问今人之秀整谁可与匹?秀整,风流俊逸貌。晋人温峤被认为风仪秀整,人皆爱悦之(见《晋书·温峤传》);《唐书·汝阳王琎传》载,王“眉宇秀整,性谨洁善射”,可见此指思妇春心所系之情人。
下阕忆及湘水之滨的一次幽会。当时自己正擎着一把轻罗作的小伞,所有细节都历历在心,如今孤居独处,竟怀疑那不过是巫山之梦。春宵苦短,春光易尽,而柔情不改。这里“十分”对“一点”,突出春之浓,情之专;“易尽”对“难改”,强调欢会之短暂,情爱之绵长。反义词从两极合成了“情”的强劲的张力。
末句宕开,“却随恨远连云海”,情含无限,尺幅千里,大有“篇终接浑茫”之势。
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以忘情绝爱是佛之所训,惠洪身为衲子,词多艳语而批评他。宋吴曾《能改斋漫录》则称之为“浪子和尚”。唯宋许彦周云:“上人(指惠洪)善作小词,情思婉约,似秦少游,仲殊、参寥皆不能及。”(《许彦周诗话》)
惠洪俗姓彭,少时为县小吏,知书,又精医理,受知于黄庭坚(1045-1105),大观(1107-1110)中,他才“乞得祠部牒为僧”,半路出家,或尘心未泯。但当时高僧,亦不拒绝用艳诗说法,如孝宗时中竺中仁禅师即引“二八佳人刺绣迟,紫荆花下啭黄鹂。可怜无限伤春意,尽在停针不语时”说禅理。可见当时诗僧对待艺术和宗教生活有着双重的标准。
(侯孝琼)

千秋岁 其一 次韵兵曹席孟惠廨黄梅(宋·叶梦得)  显示自动注释

晓烟溪畔。曾记东风面。化工更与重裁剪。额黄明艳粉,不共妖红软。

凝露脸。多情正似当时见。

谁向沧波岸。特地移闲馆。情一缕,愁千点。烦君搜妙语,为我催清宴。

须细看。纷纷乱蕊空凡艳。


千秋岁 其二 小雨达旦,东斋独宿不能寐,有怀松江旧游(宋·叶梦得)  显示自动注释

雨声萧瑟,初到梧桐响。人不寐,秋声爽。低檐灯暗淡,画幕风来往。

谁共赏。依稀记得船篷上。

拍岸浮轻浪。水阔菰蒲长。向别浦,收横网。绿蓑冲瞑□,艇子摇双桨。

君莫忘。此情犹是当时唱。


千秋岁 贯方七月五日生日为寿(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占秋呈瑞。四海杨公子。蹋拖尚带蓬壶体。清新春草句,潇洒兰亭字。

宦情少,眠云弄月知心事。

此去应无滞。稳步烟霄地。鹏万里,鹤千岁。他年黄阁老,访我清溪醉。

青凤舞,贻君万斛瑶花蕊。


千秋岁(宋·陈克)  显示自动注释

柏舟高躅。晚岁宜遐福。门户壮,疏汤沐。青袍围白发。

端锦缥犀轴。仙桂长,交柯却映蟠桃熟。

缥缈长江曲。入破□箫逐。香雾满,飞华屋。玉钩凉月挂,冰麝芙蓉馥。

千万寿,酒中倒卧南山绿。


千秋岁 其一 生日(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小春时候。晴日吴山秀。霜尚浅,梅先透。波翻醽醁盏,雾暖芙蓉绣。

持寿酒。仙娥特地回双袖。

试问春多少,恩入芝兰厚。松不老,山长久。星占南极远,家是椒房旧。

君一笑,金鸾看取人归后。


千秋岁 其二 叶审言生日(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当年文焰,蜀锦词华烂。年正少,声初远。手攀天上桂,书奏蓬莱殿。

人尽道,洛阳盛事今重见。

千尺青苍干。直节凌霄汉。天未识,应嗟晚。饮残长寿盏,归奉春皇燕。

金叶满。擗麟且受麻姑劝。


千秋岁 其三 春欲去,二妙老人戏作长短句留之,为社中一笑(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送春归去。说与愁无数。君去后,归何处。人应空懊恼,春亦无言语。

寒日暮,腾腾醉梦随风絮。

尽日间庭雨。红湿秋千柱。人恨切,莺声苦。拟倾浇闷酒,留取残红树。

春去也,不成不为愁人住。


千秋岁 寿(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相门出相,和气浓春酿。传家冠佩云台上。庞眉扶寿杖。

绿发披仙氅。星两两。泰阶已应升平象。

玉砌兰芽长。定向东风赏。添彩袖,褰罗幌。丝簧俱妙手,珠翠争宫样。

江海量。年年醉里翻新唱。


千秋岁 其一 伯母刘氏生日(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薰风散雾。帘幕清无暑。萱草径,荷花坞。幽香浮几席,秀色侵庭庑。

微雨过,绿杨枝上珠成缕。

双燕飞还语。似庆良辰遇。酾美酒,烹肥羜。何妨饮且醉,共作斑衣舞。

人竞报,蟠桃已实君知否。


千秋岁 其二 癸亥重九舟次吴江(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斜风横雨。咫尺高城路。红蓼岸,苍葭浦。滞留春色晚,栖泊邮亭暮。

信杳杳,鹊声近有无凭据。

肠断家何处。又见重阳度。多少恨,从谁诉。黄鸡斟白酒,自促供搜句。

归去好,人生莫被浮名误。


千秋岁 其三 彦时教授兄生日(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金风玉宇。庭院新经雨。香有露,清无暑。溪光摇几席,岚翠横尊俎。

烘笑语,佳时聊复乡人聚。

门外荷花浦。秋到花无数。红鲙鲤,青浮醑。何妨文字饮,更得江山助。

从此去。蒲轮入佐中兴主。


千秋岁 其四 追和秦少游(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山前湖外。初日浮云退。荷气馥,槐阴碎。葵花红障锦,萱草青垂带。

谁得似,黄鹂求友新成对。

忆昔东门会。千古同倾盖。人已远,歌如在。银钗虽可漫,琬琰终难改。

愁浩荡,临风令我思淮海。


千秋岁 其五 张文伯生日(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晓霜初肃。秋色团芳菊。榴转紫,柑犹绿。昨朝吹帽会,未快登临目。

须信道,兵厨准拟三千斛。

采采香盈掬。泛泛纷浮玉。红袖捧,清歌逐。何妨倾坐客,共献长生祝。

归去好,北门夜引金莲烛。


千秋岁 其六 郑帅清卿生日(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熙熙台上。秋色增清壮。和气溢,祥烟扬。淮山供杂俎,湖水浮新酿。

人共仰,貔貅坐拥诗书将。

箫鼓声嘹亮。珠翠环相向。回妙舞,迟妍唱。竞斟长命斝,同试沧溟量。

锋车往,东归遂继华原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