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_www.2138acom_2138acom太阳集团

词句:
词牌列表
摸鱼儿 钦谱
摸鱼儿 一名《摸鱼子》,唐教坊曲名。晁补之词有“买陂塘、旋栽杨柳”句,更名《买陂塘》,又名《陂塘柳》,或名《迈陂塘》。辛弃疾赋怪石词名《山鬼谣》。李冶赋并蒂荷词有“请君试听双蕖怨”句,名《双蕖怨》。

摸鱼儿 双调一百十六字,前段十句六仄韵,后段十一句七仄韵 晁补之

  买陂塘 旋栽杨柳 依稀淮岸湘浦 东皋雨足轻痕涨 沙嘴鹭来鸥聚 堪爱处 最好是 一川夜月光流渚 
  仄平平中平平仄中平中仄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仄平仄仄中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无人自舞 任翠幕张天 柔茵藉地 酒尽未能去 
中平中仄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仄

  青绫被 休忆金闺故步 儒冠曾把身误 弓刀千骑成何事 荒了邵平瓜圃 君试觑 满青镜 
  平平仄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仄平仄仄中中仄

星星鬓影今如许 功名浪语 便做得班超 封侯万里 归计恐迟暮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仄平仄


此调当以晁、辛、张三词为正体,馀多变格。至若欧阳修、《梅苑》无名氏词,又自成一体也。 按程垓词前段起句、第二句“掩凄凉、黄昏庭院,角声何处呜咽”,“黄”字平声,“角”字仄声。第七句“倚阑愁绝”,“愁”字平声。唐珏词后段第三句“故人应动高兴”,“故”字仄声。程词第八句“不堪重说”,“不”字仄声。李昴英词第十句“后期长在”,“后”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下七词。 何梦桂词前段第四句“折不尽长亭柳”,李彭老词后段第五句“一叶又秋风起”,俱作折腰句法,与诸家不同。 姜夔词前段第五、六句“閒记省。又还是、斜河旧约今再整”,后段第六、七句“云路迥。漫说道、年年野鹊曾并影”,“再”字、“并”字俱仄声,亦与诸家不同。 何梦桂词前段第四句“空操离鸾烈女”,“烈”字仄声。第五句“试回首”,“试”字仄声,“回”字平声。后段起句“还自笑”,“自”字仄声。第三句“忘却儿童迎候”,“却”字仄声,“童”字平声。第五句“一曲啼红满袖”,“满”字仄声。第六句“眉休皱”,“休”字平声。 又李俊民词前段起句“这光景、能消几度”,“景”字、“几”字俱仄声。张炎词后段起句“景如许”,“景”字仄声。俱与调不合,谱内亦不校注平仄。

格二 双调一百十六字,前段十句七仄韵,后段十一句七仄韵 辛弃疾

  更能消 几番风雨 匆匆春又归去 惜春长怕花开早 何况落红无数 春且住 见说道 天涯芳草无归路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

怨春不语 算祇有殷勤 画檐蛛网 尽日惹飞絮 
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

  长门事 准拟佳期又误 娥眉曾有人妒 千金纵买相如赋 脉脉此情谁诉 君莫舞 君不见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

玉环飞燕皆尘土 閒愁最苦 休去倚危阑 斜阳正在 烟柳断肠处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


此与晁词同,惟前段起句押韵异。

格三 双调一百十六字,前段十一句六仄韵,后段十二句八仄韵 李演

  又西风 四桥疏柳 惊蝉相对秋语 琼荷万笠花云重 袅袅红衣如舞 鸿北去 渺岸芷汀芳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几点斜阳雨 吴亭旧树 又系我扁舟 渔乡钓里 秋色澹归鹭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

  长干路 蔓草疏烟断墅 商歌如写羁旅 丹溪翠岫登临事 苔屐尚黏苍土 鸥且住 怕月冷吟魂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婉冉空江暮 明灯暗浦 更短笛衔风 长云弄晚 天际画秋句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


此词与晁词校,前段第六、七句,后段第七、八句,俱作五字两句,又换头句押韵异。

格四 双调一百十六字,前段十一句七仄韵,后段十二句八仄韵 张炎

  爱吾庐 傍湖千顷 苍茫一片清润 晴岚暖翠融融处 花影倒窥天镜 沙浦迥 看野水涵波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隔柳横孤艇 眠鸥未醒 甚占得莼乡 都无人见 斜照起春暝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

  还重省 岂料山中秦晋 桃源今度难认 林间却是长生路 一笑元非捷径 深更静 待散发吹箫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跨鹤天风冷 凭高露饮 正碧落尘空 光摇半壁 月在万松顶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


此与晁词同,惟前后段起句俱押韵异。

格五 双调一百十六字,前段十一句八仄韵,后段十二句九仄韵 白朴

  问双星 有情几许 消磨不尽今古 年年此夕风流会 香暖月窗云户 听笑语 知几处 彩楼瓜果祈牛女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蛛丝暗度 似抛掷金梭 萦回锦字 织就旧时句 
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

  愁云暮 漠漠苍烟挂树 人间心更谁诉 擘钗分钿蓬山远 一样绛河银浦 乌鹊渡 离别苦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

啼妆洒尽新秋雨 云屏且驻 算犹胜姮娥 仓皇奔月 只有去时路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


此与张词同,惟前段第六句、后段第七句各藏短韵异。 按元好问词前段“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后段“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正与此同。

格六 双调一百十四字,前段十一句七仄韵,后段十二句七仄韵 赵从橐

  指庭前 翠云合雨 霏霏香满仙宇 一清透彻浑秋水 灌注百川流处 君试数 此样襟怀 顿得乾坤住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閒情半许 听万物氤氲 从来形色 每向静中觑 
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

  琪花落 相接西池寿母 年年弦月时序 荷衣菊佩寻常事 分付两山容与 天證取 此老平生 
  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

可向青天语 瑶卮缓举 要见我何心 西湖万顷 来去自鸥鹭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


此与辛词同,惟前段第六句、后段第七句各减一字异。

格七 双调一百十四字,前后段各十一句、七仄韵 徐一初

  对茱萸 一年一度 龙山今在何处 参军莫道无勋业 消得从容尊俎 君看取 便破帽飘零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也得传千古 当年幕府 知多少时流 等閒收拾 有个客如许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

  追往事 满目山河晋土 征鸿又递边羽 登临莫上高层望 怕见故宫禾黍 觞绿醑 浇万斛牢愁 
  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泪阁新亭雨 黄花无语 毕竟是 西风披拂 犹忆旧游侣 
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


此亦与辛词同,惟后段第十句减二字异。

格八 双调一百十七字,前段十一句六仄韵,后段十二句五仄韵 欧阳修

  卷绣帘 梧桐秋院落 一霎雨添新绿 对小池 閒理残妆浅 向晚水纹如縠 凝远目 恨人去寂寂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

凤枕孤难宿 倚阑不足 看燕拂风檐 蝶翻露草 两两长相逐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双眉促 可惜年华晼晚 西风初弄庭菊 况伊家年少 多情未已难拘束 那堪更 趁凉景追寻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

甚处垂杨曲 佳期过尽 但不说归来 多应忘了 云屏去时嘱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


此词前段起句及第三句多一衬字,又后段第四、五句句读不同,疑有讹误。因相传已久,采入以备参考。

格九 双调一百十六字,前段十一句三叶韵、四仄韵,后段十二句两叶韵、五仄韵 《梅苑》无名氏

  岁华向晚 遥天布同云 霰雪轻飞 前村昨夜漏春光 楚梅先放南枝 叹东君 运巧思 栽琼镂玉妆繁蕊 
  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花中偏异 解向严冬逞芳菲 免使游蜂粉蝶戏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

  梁台上 汉宫里 殷勤仗高楼 羌管休吹 何妨留取凭阑干 大家吟玩欢醉 待明年 念芳草王孙 
  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万里归得未 仙源应是 又被花开向天涯 泪洒东风对桃李 
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此词用本部三声叶,句法多与本调不同,因见《梅苑》词,系北宋人作,采以备体。
龙谱
摸鱼儿 一名《摸鱼子》,又名《买陂塘》、《迈陂塘》、《双蕖怨》。唐教坊曲。宋词以《晁氏琴趣外篇》所收为最早,兹即取为准则。一百十六字,前片六仄韵,后片七仄韵。前片第四韵、后片第五韵,并定十字一气贯注,有作上三、下七,亦有以一字领下四言一句,五言一句者,可以不论。双结倒数第三句第一字皆领格,宜用去声。

摸鱼儿 定格 晁补之

  买陂塘 旋栽杨柳 依稀淮岸江浦 东皋嘉雨新痕涨 沙觜鹭来鸥聚 堪爱处 最好是 一川夜月光流渚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中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无人独舞 任翠幄张天 柔茵藉地 酒尽未能去 
中平中仄仄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仄平仄

  青绫被 莫忆金闺故步 儒冠曾把身误 弓刀千骑成何事 荒了邵平瓜圃 君试觑 满青镜 
  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仄平仄仄仄中仄

星星鬓影今如许 功名浪语 便似得班超 封侯万里 归计恐迟暮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仄平仄

历代作品
共1037,分31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续上)
赵以夫 (1首)
辛弃疾 (3首)
陈允平 (2首)
黄升 (1首)
黄机 (1首)
冯取洽 (1首)
刘埙 (2首)
刘澜 (1首)
卫宗武 (2首)
吴泳 (2首)
唐珏 (1首)
孙吴会 (1首)
张继先 (1首)
施枢 (1首)
李昴英 (4首)
李曾伯 (3首)
柴望 (3首)
梁栋 (1首)
摸鱼儿 荷花归耕堂用时父韵(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古城阴、一川新浸,天然尘外幽绝。谁家幻出千机锦,疑是蕊仙云织。

环燕席。便纵有万花,此际无颜色。清风两腋。炯玉树森前,碧筒满注,共作醉乡客。

长堤路,还忆西湖景物。游船曾点空碧。当时总负凌云气,俯仰顿成今昔。

愁易极。更对景销凝,怅望天西北。归来日夕。但展转无眠,风棂水馆,冷浸五更月。


摸鱼儿 观潮上叶丞相(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望飞来、半空鸥鹭。须臾动地鼙鼓。截江组练驱山去,鏖战未收貔虎。

朝又暮。诮惯得、吴儿不怕蛟龙怒。风波平步看红旆惊飞,跳鱼直上,蹙踏浪花舞。

凭谁问,万里长鲸吞吐。人间儿戏千弩。滔天力倦知何事,白马素车东去。

堪恨处。人道是、子胥冤愤终千古。功名自误。谩教得陶朱,五湖西子,一舸弄烟雨。


山鬼谣/摸鱼儿(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序:两岩有石状怪甚,取离骚九歌名曰山鬼,因赋摸鱼儿,改今名

问何年,此山来此,西风落日无语。看君似是羲皇上,直作太初名汝。

溪上路。算只有、红尘不到今犹古。一杯谁举。笑我醉呼君,崔嵬未起,山鸟覆杯去。

须记取。昨夜龙湫风雨。门前石浪掀舞四更山鬼吹灯啸,惊倒世间儿女。

依约处。还问我、清游杖屦公良苦。神交心许。待万里携君,鞭笞鸾凤,诵我远游赋。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作者闲居带湖时,常到博山游览。雨岩在博山之隈,风景绝佳。据题注,“雨岩有石,状怪甚”,词人借用了屈原《九歌》中的“山鬼”名,而将这首词的词牌名由《摸鱼儿》改为《山鬼谣》了。
这首词写得诡异奇特,与石之“怪甚”十分相称。
上阕头二句“问何年,此山来此?”著一“来”字便把偌大一座博山拟人化了。从历史长河中来看,这座山当有形成的日期,但在科学知识不发达的古代,谁能解答这个问题呢?提问的对象,并不确指,又巧妙地以“西风落日无语”作答,使渺茫的太古融入了瑟瑟西风、奄奄落日之中,竟不能够究洁。既渲染了冷峻阴森的气氛,又引起日落后神秘可怖的悬想。究诘既无所得,所以紧接着便以猜度之词说 :“看君似是羲皇上,直作太初名汝”。“伏羲”即太昊。《白虎通·号》:“三皇者,何谓也?谓伏羲、神农、燧人也。”传说伏羲始画八卦,造书契,揭开了人类文明史的第一页。《列子·天瑞》:“太初者,气之始也”;《易》“易有太极 ”疏云:“天地未分之前,元气混而为一,即是太初 。”说这怪石早于伏羲,实际上便把近在眼前的怪石写得超越千古,无与伦比。这是从纵的方面来写的。“溪上路,算只有,红尘不到今犹古”,则是从眼前的景物照应远古写的。空山无人,溪水清澈,缘溪而行,一尘不染。人间虽然经历了沧桑,但这儿依然“红尘不到 ”,只此才与太古相似。既突出了雨岩环境的无比幽静,又透露了词人对纷扰、龌龊现实的厌恶。词人独游雨岩的词作,大多抒发了知音难遇的感慨。空山独酌,孤寂可知,“一杯谁举”,与之相对者唯有此一块巨石。然而“崔嵬未起,山鸟覆杯去”,巨石不能与我共饮,酒杯却又被山鸟打翻了。巨石不起,是无情之物体;而山鸟覆杯,是无心呢?还是有意呢?还或许是精灵所使吧?或真或幻把“山鬼”之灵从无写到有。由此可见,山鸟的插曲,正是人、物交感的契机。妙在写得空灵,犹如山鸟之去,无迹可寻。
如果说上阕写极静的意境,那么下阕就写了极动的景象:龙潭风雨,足以惊人;长达三十馀丈的巨石,然被掀而舞 ,就更加骇人了 。继之“四更山鬼吹灯啸 ”,能不“惊倒世间儿女”吗?如此层层渲染,步步推进,直到“山鬼”出场,真令人惊心动魄。词人对于雨岩之夜的描绘如此笔酣墨饱,显然快意于这种景象的思想感情。龙潭的风雨,石浪的掀舞,山鬼的呼啸,其势足以冲破如磐夜气,其力足以震撼浑浑噩噩的心灵。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惊倒世间儿女”有什么不好!在这里 ,词人长期被压抑被钳制的心声,突然爆发出最激越的声响!可知以怪石为知己,不仅在于它远古荒忽,阅尽沧桑,而且更在于它惊世绝俗,能使人在精神上受到震动。词人与之相通者,大概就在这里吧!我以石为知己,石亦以我为知己,所以接着说“依约处 ,还问我 :清游杖履公良苦。神交心许。”这个“苦”字语意双关,既是说登山涉水之劳,也是说内心之苦,知己难得,人间难求,既“神交心许 ”,便深合默契,难分难解,所以最后说“待万里携君,鞭苔鸾凤,诵我《远游》赋 ”,从横的空间展示了广阔的天地 。韩愈《酬卢给事曲江荷花引见寄》诗云 :“上界真人足官府,岂如散仙鞭笞鸾凤终日相追陪 。”词人要携带“山鬼 ”,驾驭鸾凤,云游万里了 。《远游》是《楚辞 》中的篇名 。词人在这里说“诵我《远游》赋 ”,主要是表明他追求屈原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离骚》)屈原内心的苦闷是与追求理想的渴望交织在一起的,辛词的用意亦在于此。
这首词把写景合咏物揉合在一起来抒情言态。由于寓意深刻,感情炽热,形象生动,渗透着对国家兴亡和作者本人身世的感慨,所以读后感到有一种扣人心弦的艺术魅力。元人刘敏中曾写过一首《泌园春·号太初石为苍然 》④,显然摹仿本词。这说明《山鬼谣》一词,对后世也是有一定影响的。

摸鱼儿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为赋(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

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迷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镇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辛弃疾四十岁时 ,也就是宋孝宗淳熙六年(1179 年 )暮春写的词 。辛弃疾自绍兴三十二年(1162 年)渡淮水投奔南宋,十七年中,他的抗击金军、恢复中原的主张 ,始终没有被南宋朝廷所采纳。自己抗金杀敌收拾山河的志向也无法实现,只是作一些远离战事的闲职,这一次,又是被从荆湖北路转运副使任上调到荆湖南路继续当运副使。转运使亦称漕司,是主要掌管一路财赋的官职,对辛弃疾来说,当然不能尽快施展他的才能和抱负。何况如今是调往距离前线更远的湖南去,更加使他失望。他知道朝廷实无北上雄心。当同僚置酒为他饯行的时候,他写了这首词,抒发胸中的郁闷和感慨。
上片主要抒发作者惜春之情。
上片起句“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说如今已是暮春天气,禁不起再有几番风雨,春便要真的去了 。“惜春长怕花开早”二句,揭示自己惜春的心理活动:由于怕春去花落,他甚至于害怕春天的花开得太早 ,这是对惜春心理的深入一层的描写。“春且住”三句,对于正将离开的“春”作者深情地,对它呼喊:春啊,你且止步吧,听说芳草已经长满到天涯海角,遮断了你的归去之路!但是春不答话,依旧悄悄地溜走了。“怨春不语”,无可奈何的怅惘作者无法留住春天,倒还是那檐下的蜘蛛,勤勤恳恳地,一天到晚不停地抽丝网,去粘惹住那象征残春景象的杨柳飞花。如此,在作者看来,似乎这殷勤的昆虫比自己更有收获,其情亦太可悯了。
下片一开始就用汉武帝陈皇后失宠的典故,来喻指自己的失意。自“长门事”至“脉脉此情谁诉”一段文字,说明自古便有娥眉见妒的先例。陈皇后因招入妒忌而被打入冷宫——长门宫 。后来她拿出黄金,买得司马相如的一篇《长门赋 》。希望用它来打动汉武帝的心。但是她所期待的“佳期”却迟迟未到。这种复杂痛苦的心情,对什么人去诉说呢 ?“君莫舞”二句的“舞”字,因高兴而得意,忘形的样子。“君”,是指那些妒忌别人进谗言取得宠幸的人 。意思是说: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了,你没见杨玉环和赵飞燕后来不是都死于非命吗?“皆尘土 ”,是用《赵飞燕外传》附《伶玄自叙》中的语意。伶玄妾樊通德能讲赵飞燕姊妹故事,伶玄对她说 :“斯人俱灰灭矣,当时疲精力驰骛嗜欲蛊惑之事,宁知终归荒田野草乎!”“闲愁最苦”三句是结句。闲愁,作者指自己精神上的不可倾诉的郁闷。危栏,是高处的栏干。后三句是说不要用凭高望远的方法来排消郁闷,因为那快要落山的斜阳,正照着被暮霭笼罩着的杨柳,远远望去,一片迷蒙。这样的暮景,会使人见景伤情,更加悲伤。
这首词上片主要写春意阑珊,下片主要写美人迟暮。有些选本以为这首词是作者借春意阑珊来衬托自己的哀怨。这恐怕理解得还不够准确。这首词中当然有作者个人遭遇的感慨,但“春将逝更多的是他对南宋朝廷暗淡前途的担忧。作者一生忧国忧民,这里也是把个人感慨纳入国事之中。春意阑珊,实兼指国势如春一样一日日渐衰,并非象一般词人作品中常常出现的绮怨和闲愁。
上片第二句“匆匆春又归去”的“春”字,当是这首词中的“词眼 ”。接下去作者以春去作为这首词的主题和总线,精密地安排上、下片的内容把他心中感慨心绪曲折地表达出来。他写“风雨”,写“落红”,写“草迷归路 ”,⋯⋯对照当时的政治现实,金军多次进犯,南宋朝廷在外交、军事各方面都遭到了失败,国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而朝政昏暗,奸佞当权,蔽塞贤路,志士无路请缨,上述春事阑珊的诸种描写件件都是喻指时政且无一不贴切 ?蜘蛛是微小的动物,它为了要挽留春光,施展出全部力量。在“画檐蛛网”句上,加“算只有殷勤”一句,意义更加突出。作者实有意自拟为蜘蛛。尤其是“殷勤”二字,突出地表达作者对国家的耿耿忠心。这里作者表达了虽然位微权轻,但为报图,仍然“殷勤”而为。
上片以写惜春为主。下片则都是写古代的历史事实。两者看起来好象不相关联,其实不然,作者用古代宫中几个女子的事迹,来比自己的遭遇,进一步抒发其“蛾眉见妒”的感慨 。这不只是个人仕途得失。
更重要的是志士仁人都如“娥眉见妒”关系到宋室兴衰的前途,它和春去的主题并未脱节,而是相辅相成的。作者在过片处推开来写,在艺术技巧上说,正起峰断云连的作用。
下片的结句甩开咏史,又回到写景抒怀上来。“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二句,以景语作结,含有不尽的韵味。除此之外,这两句结语还有以下的作用:
第一,刻画出暮春景色的特点。李清照曾用“绿肥红瘦”四字刻画它的特色,“红瘦”,是说花谢;“绿肥 ”,是说树荫浓密。辛弃疾在这首词里,他不说斜阳正照在花枝上,却说正照在烟柳上,这是从另一角度描暮春景色写有着与绿肥红瘦不同的意味 。而且“烟柳断肠”,还和上片的“落红无数”、春意阑珊相呼应。如果说,上片的“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开篇,那么下片的“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结尾。两相对映,显得结构严密,章法井然。
第二“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是暮色苍茫中的景象。这是作者在词的结尾处饱含韵味的一笔,旨在点出南宋朝廷日薄西山、前途暗淡的趋势也抒发自己尚未见用的郁闷。这和这首词春去的主题紧密相联的。宋人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中说 :“辛幼安晚春词 :‘更能消几番风雨’云云,词意殊怨 。‘斜阳烟柳’之句,其与‘未须愁日暮,天际乍轻阴’者异矣。⋯⋯闻寿皇(指宋孝宗)见此词颇不悦 。”可见这首词流露出来的对国事、对朝廷的耽忧怨望之情是何等强烈感人。
辛弃疾另一首代表作《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是抒发作者对抗战的理想与向往 。和这首《摸鱼儿》比较,两者内容相似 ,而在表现手法上,又有区别。《破阵子 》比较显,《摸儿》比较隐 ;《破阵子》比较直,《摸鱼儿》比较曲。《摸鱼儿》的表现手法,比较接近婉约派。它完全运用比、兴的手法来表达词的内容。但在读这首《摸鱼儿》时,感觉到在那一层婉约含蓄之外,有一股沉郁之情,这就是辛弃疾学蜘蛛那样,为国家殷勤织网的一颗耿耿忠心,以及对国势的担忧。似乎可以用“肝肠似火,色貌如花”八个字,来作为这首词的评语。

摸鱼儿 西湖送春(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倚东风、画阑十二,芳阴帘幕低护。玉屏翠冷梨花瘦,寂寞小楼烟雨。

肠断处。怅折柳柔情,旧别长亭路。年华似羽。任锦瑟声寒,琼箫梦远,羞对彩鸾舞。

文园赋。重忆河桥眉妩。啼痕犹溅纨素。丁香共结相思恨,空托绣罗金缕。

春已暮。纵燕约莺盟,无计留春住。伤春倦旅趁暗绿稀红,扁舟短棹,载酒送春去。


摸鱼儿 寿叶制相(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过重阳、晚香犹耐,江城风露初峭。梅花已索巡檐笑,春入数枝红小。

寒恁早。正帘卷苍云,和气生芝草。金虬篆袅。喜人乐丰年,波澄瀚海,星斗焕牙纛。

家山近,游宴十洲三岛。石桥诗思频绕。朱颜白发神仙样,谁信玉关人老。

春渐好。望阊阖天低,咫尺瞻黄道。祥云缥缈。看柳色沙堤,莺声禁辇,鸣佩凤池晓。


摸鱼儿 为遗蜕山中桃花作,寄冯云月(宋·黄升)  显示自动注释

问山中、小桃开后,曾经多少晴雨。遥知载酒花边去,唱我旧歌金缕。

行乐处。正蝶绕蜂围,锦绣迷无路。风光有主。想倚杖西阡,停杯北望,望断碧云暮。

花知道,应倩蜚鸿寄语。年来老子安否。一春一到成虚约,不道树犹如此。

烦说与。但岁岁、东风妆点红云坞。刘郎老去。待有日重来,同君一笑,拈起看花句。


摸鱼儿(宋·黄机)  显示自动注释

惜春归、送春惟有,乱红扑蔌如雨。乱红也怨春狼藉,揾得泪痕无数。

肠断处。更唤起、琼鹊催发长亭路。征鞍难驻。但脉脉含颦,嗔人底事,刚爱逐春去。

阑干凭,芳草斜阳凝伫。愁连满眼烟树。𩭴松不理金钗溜。

鸾镜一奁香雾。花谁主。怅□□、玉容寂寞春知否。

单衣懒御。任门外东风,流莺声里,尽日搅飞絮。


摸鱼儿(宋·冯取洽)  显示自动注释

序:玉林君为遗蜕山中桃花赋也。花与主人,何幸如之,用韵和谢

叹刘郎、那回轻别,霏霏三落红雨。玄都观里应遗恨,一抹断烟残缕。

愁望处。雾暗云深,忘却来时路。新花旧主。记刻羽流商,裁红剪翠,山径日将暮。

空枝上,时有幽禽对语。声声如问来否。人生行乐须闻健,衰老念谁免此。

吾所与。在溪上深深,锦绣千花坞。何时定去。但对酒思君,呼儿为我,频唱小桃句。


买陂塘/摸鱼儿 其一 与沈润宇、邓元实同赋(宋末元初·刘埙)  显示自动注释

暮云沈、凄凄花陌,荒苔青润鸳甃。娇红一捻不胜春,苦雨酸雨僝僽。

从别后。但暗忆娉婷,几把垂杨蹂。香销韩袖。念莺燕悲吟,凤鸾仙去,空负摘花手。

铜铺掩,窥见文窗依旧。筝琶尘暗弦绉。欲圆春梦今犹未,怪得西飞太骤。

凝伫久。拟待倩、鸿都羽客寻仙偶。青衫湿透。叹玉骨沈埋,芳魂缥缈,何处酹尊酒。


买陂塘/摸鱼儿 其二 兵后过旧游(宋末元初·刘埙)  显示自动注释

倚楼西、西风惊鬓,吹回尘思萧瑟。碧桃花下骖鸾梦,十载雨沈云隔。

空自忆。漫红蜡香笺,难写旧凄恻。烟村水国。欲闲却琴心,蠹残箧面,老尽看花客。

河桥侧。曾试雕鞍玉勒。如今已忘南北。人间纵有垂杨在,欲挽一丝无力。

君莫拍。浑不似、年时爱听酒边笛。湘帘巷陌。但斜照断烟,淡萤衰草,零落旧春色。


买陂塘/摸鱼儿 游天台雁荡东湖(宋·刘澜)  显示自动注释

御风来、翠乡深处,连天云锦平远。卧游已动蓬舟兴,那在芙蓉城畔。

巾懒岸。任压顶嵯峨,满鬓丝零乱。飞吟水殿。载十丈青青,随波弄粉,菰雨泪如霰。

斜阳外,也有新妆半面。无言应对花怨。西湖千顷腥尘暗。

更忆鉴湖一片。何日见。试折藕占丝,丝与肠俱断。

遐征渐倦。当颍尾湖头,绿波彩笔,相伴老坡健。


摸鱼儿 其一 咏小园晚春(宋·卫宗武)  显示自动注释

小林峦、一年芳事,乱红还又飞雨。生香冉冉花阴转,云擘满空晴絮。

游宴处。看乐意相关,庭下胎仙舞。歌声缓度。任圆玉敲寒,飞觞传晓,未许放春去。

闲中趣。明月清风当户。莘莘容屋陈俎。剪裁妙语频赓唱,巧胜郢斤般斧。

心自许。拼凋景颓龄,为莺俦燕侣。同盟会取。共花下小车,竹间三径,长作老宾主。


摸鱼儿 其二 叠前韵(宋·卫宗武)  显示自动注释

见春来、又将春尽,狂风那更痴雨。一番芳径催人老,回首绿杨飘絮。

欢会处。有小小池亭,止欠妙歌舞。光阴梭度。对草木幽姿,候禽雅奏,客至未应去。

十年里,冷落翟公庭户。朋来草草樽俎。投闲赢得浮生乐,肯羡油幢绣斧。

春几许。任洛谱名葩,留宴耆英侣。浮荣竞取。纵带玉围腰,印金系肘,争似莺花主。


摸鱼儿 生日自述(宋·吴泳)  显示自动注释

甚一般、化工模子。铸成一个拙底。生来不向春头上,却跨暮春婪尾。

蓦省记。早冉冉花阴,㶁㶁循除水。虽然恁地。但笑咏春风,闲推鸣瑟,别自有真意。

从前看,三十七年都未。醉生声利场里。浮云破处窗涵月,唤得自家醒起。

别料理。那玉燕石麟,不当真符瑞。彻头地位。也须是长年,闻些好语,作个标月指。


摸鱼儿 郫县宴同官(宋·吴泳)  显示自动注释

倚南墙、几回凝伫。绿筠冉冉如故。帝城景色缘何事,一半花枝风雨。

收听取。这气象精神,则要人来做。当留客处。且遇酒高歌,逢场戏剧,莫作皱眉事。

那个是,紫佩飞霞仙侣。骎骎云步如许。清闲笑我如鸥鹭。

不肯对松觅句。萍散聚。又明月、还寻锦里烟霞路。

浮名自误。待好好归来,携筒载酒,同访子云去。


摸鱼儿 紫云山房拟赋莼(宋·唐珏)  显示自动注释

渐沧浪、冻痕消尽。琼丝初漾明镜。鲛人夜剪龙髯滑,织就水晶帘冷。

凫叶净。最好似、嫩荷半卷浮倩影。玉流翠凝。早枯豉融香,红盐和雪,醉齿嚼清莹。

功名梦,曾被秋风唤醒。故人应动高兴。悠然世味浑如水,千里旧怀谁省。

空对景。奈回首、姑苏台畔愁波暝。烟寒夜静。但只有芳洲,苹花共老,何日泛归艇。


摸鱼儿 题甘露寺多景楼(宋·孙吴会)  显示自动注释

八窗空、展宽秋影,长江流入尊俎。天围绀碧低群岫,斜日去鸿堪数。

沈别浦。但目断、烟芜莽苍连平楚。晨钟暮鼓。算触景多愁,关人底事,倚槛听鸣橹。

英雄恨,赢得名存北府。寄奴今寄何所。西风依旧潮来去,山海颉颃吞吐。

霜月古。直耐冷、相随燕我瑶芝圃。掀髯起舞。看羱伏苍苔,龙吟翠葆,天籁奏韶舞。


摸鱼儿(宋·张继先)  显示自动注释

甚山灵、斗奇夸巧,悬峰遥献形似。仓船炉灶无封闭,零落车罗机履。

山临水。任瓮杵、辘轳厩架俱闲毁。床棺尘委。更乐隐棋休,料闲真隐,三教忘宾主。

人都语,二十四岩佳致。来往溯流观指。目前景相纷虚幻,神仙家在何许。

君莫取。这身世、山林朝市随缘遇。休论诡异。但总绝情缘,一空妍丑,觌面先寻你。


摸鱼儿(宋·施枢)  显示自动注释

柳蒙茸、暗凌波路。烟飞惨淡平楚。七香车驻猊环掩,遥认翠华云母。

芳景暮。鸳甃悄、铢衣来按飞琼舞。凄凉洛浦。渐玉漏沈沈,清阴满地,乘月步虚去。

销凝处。谁说三生小杜。翔螭声断箫鼓。情知禁苑酥尘涴,羞与倡红同谱。

春几度。想依旧、苔痕长印唐昌土。风流千古。人在小红楼,朱帘半卷,香注玉壶露。


摸鱼儿 其一(宋·李昴英)  显示自动注释

晓风痴、绣帘低舞。霏霏香碎红雨。燕忙莺懒春无赖,懒为好花遮护。

浑不顾。费多少工夫,做得芳菲聚。休颦百五。却自恨新年,游疏醉少,光景恁虚度。

猊烟瘦,困起庭阴正午。游丝飞絮无据。千林湿翠须臾遍,难绿鬓根霜缕。

愁绝处。怎忍听,声声杜宇深深树。东君寄语。道去也还来,后期长在,紫陌岁相遇。


摸鱼儿 其二 用古“买陂塘旋栽杨柳”韵(宋·李昴英)  显示自动注释

敞茅堂、茂林环翠,苔矶低蘸烟浦。青蓑混入渔家社,斜日断桥船聚。

真乐处。坐芳草,瓦樽满酒频频注。皋禽自舞。惯松径穿云,梅村踏雪,朗笑自来去。

车乘坠,争似修筇稳步。前尘回首俱误。安闲得在中年好,抱瓮尚堪蔬圃。

高眼觑。算不识、人间宠辱除巢许。风篁解语。应共笑群狙,无端喜怒,三四计朝暮。


摸鱼儿 其三 五羊郡圃筑壮猷堂落成(宋·李昴英)  显示自动注释

绕西园、粉笼千雉,镜池屏石天造。主人意匠工收拾,华屋落成闻早。

轮奂巧。望缥缈、五云深处移蓬岛。油幢羽葆。指貔虎长驱,鲸鲲网取,电走捷旗报。

铙吹发,回庑连屯饮犒。海山波静烟扫。纶巾萧散环珠履,春满绿杨芳草。

人境好。是握穗五翁,福地无尘到。芝书在道。便整顿乾坤,经营万宇,栋国要元老。


摸鱼儿 其四 送王子文知太平州(宋·李昴英)  显示自动注释

怪朝来、片红初瘦,半分春事风雨。丹山碧水含离恨,有脚阳春难驻。

芳草渡。似叫住东君,满树黄鹂语。无端杜宇。报采石矶头,惊涛屋大,寒色要春护。

阳关唱,画鹢徘徊东渚。相逢知又何处。摩挲老剑雄心在,对酒细评今古。

君此去。几万里东南,只手擎天柱。长生寿母。更稳步安舆,三槐堂上,好看彩衣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作者成名之作。它气势磅礴,将离别之恨表现得深沉 、细腻;同时,又充满着乐观主义的激情,催人奋进。
王子文,名野字子文,号潜斋,浙江金华人,是南宋后期主战派官员。在理宗淳祐年间,先后任职于隆兴、镇江等府,又任沿江制置使、江东安抚使等职。他忧国忧民,为人所景仰。而本词的作者李昴英也是个不畏强御、直言敢谏的耿介之士,曾奏劾权臣贾似道,被理宗称为“南人无党 ”,所以词中每多以国事为念,有志同道合之意。王野即将赴任的太平州在长江南岸,居南北交通冲要,是古来兵家必争之地 ,当时又临近前线 ,因此地位相当重要。王野之出知太平州,正是被委以国防、江防的重任。“怪朝来 、片红初瘦,⋯⋯”以“怪”字领起,表达自己惊诧之情,一下子便将读者的注意力吸引住了。是什么令他感到意外呢?喔,是春天的繁花开始飘落了。花儿萎谢用“瘦”字去形容,使人仿佛看到一个娟美俏丽的人儿忽然颦眉蹙额,清减了几分。接着,作者以“半分春事风雨”倒点原因,解开前面自设的疑团。“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原来昨晚一场摧花的风雨将春色大大损毁了。“半分”,说明了摧损程度 。这就是词家的所谓“逆笔”,目的是使重点突出。
三 、四句正式点明“离恨 ”,转入送别的主题。“有脚阳春 ”。(一本作“有脚艳阳”)是对能施“惠政”的官员的传统称颂语,意思是说他所到之处,如阳春之和煦 ,能令百姓昭苏 。但现在“阳春难驻”,王野大人要调走了 ,因此连山水似乎也充满离愁别恨 。读到这里 ,我们顿悟前面写春残景象不只是为了烘染离别的气氛,而是对“阳春难驻”作形象的说明。“芳草渡。似叫住东君,满树黄鹂语。”写渡头景色。在芳草萋萋的渡口,树上的黄莺正在啼啭,仿佛是恳请即将离去的春天再多留驻一会儿。黄鹂即黄莺,鸣声婉转悦耳。这里“芳草”两句也是融情于景,借啼鸟之惜春,比喻自己对王野的依依惜别。
然而王氏的调动是国家的需要、时局的要求,所以感情尽管上难以割舍,也只能分手了。在词中,这一转折是由“无端杜宇”四字开始的。无端,即没有来由,无缘无故;这里含有无可奈何之意。杜宇的叫声与“不如归去”相近 ,所以又名“催归”。这里说“报采石矶头 ,惊涛屋大 ,寒色要春护”的是杜鹃鸟 ,其目的是与上句的“黄鹂”相照应 ,扣紧暮春景色,让景、情、事打成一片,使整个上半阕的意境更显浑成。采石矶,在安徽当涂牛渚山北部,突入长江中 ,奇险雄伟,“惊涛屋大”是说长江风急浪高。后三句意思是说,当涂江面一带,风狂浪恶,满目寒凉,正需要春阳的呵护。意思是那里位置的重要和形势的艰危险恶 ,须由豪杰之士去支撑局面 。我们知道,自理宗端平元年(1234)金国灭亡后,次年蒙古兵即大举南下,攻四川、湖北、安徽等地,淳祐十二年(1252)又掠成都,一时烽烟四起。
上阕借景抒写惜别之意,情绪一波三折,从开头至“阳春难驻 ”,是一开 ;“叫住东君”是一合;至“寒色要春护 ”又是一开。”将恋恋不舍而又不得不舍的心绪描绘得细腻传神。
下阙以送别情景过渡 ,然后再转入临别赠言 。“阳关唱 ,画鹢徘徊东渚。”人们唱起了骊歌,远行的船只即将启航了 。临别之际 ,人们自然希望后会有期 ,但何时何地才能见面呢?世事实在难以预料,不过 ,既然已经以身许国,个人的事亦无需多虑了。“相逢知又何处”一句,正表达了词人这种复杂的心情。于是,在饯别的酒筵上,两人同抒壮怀,细评今古。“摩挲老剑”,如同www.2138acom中常见的“抚剑”、“看剑”一样,表明词人渴望施展抱负;“剑”而说“老”,则表明他们经过千磨百折而雄心犹存,不是难能可贵吗?“君此去 。几万里东南,只手擎天柱。”这是作者对友人的殷殷嘱望,希望他负起拱卫东南的重任,做撑持时局的擎天一柱。由此亦可见两人相知之深,相期之切。
全词写到这里,一气呵成,情郁而辞畅,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但下面收束处出语涉腐,令全篇有所减色。
“长生寿母。更稳坐安舆,三槐堂上,好看彩衣舞 。”这是顺带为王野之母祝寿,并表王之孝顺。安舆,也叫“安车 ”,是妇女、老人乘坐的小车。三槐堂 ,是有关王姓的典故。这里用典为王氏祝寿之词。彩衣舞,用老莱子七十娱亲的故事。这种词句象李调元《雨村词话》指出的,“乃献寿俗套谀词”,算是败笔。
总之,除结尾之外,全词大体写得不错,而尤以上半阕为佳:跳荡转折,情景相生,感喟甚深,境界亦大。下阕上半则富雄直之气,大有“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之概。作为一首送别词。它密切结合当前景色与情事,大处着眼,细心落笔,将私人离合之感与整个社稷安危连系起来,融“小我”入“大我 ”,使作品(就前面大半而言)保持旺盛气势和较高的格调,应当说是颇为难得的。这正是作者胸襟抱负与艺术手腕的完美结合。

摸鱼儿 和陈次贾仲宣楼韵(宋·李曾伯)  显示自动注释

对楼头、欠招欢伯,和风吹老芳讯。凭阑面面蒲萄绿,依约碧岑才寸。

无尽兴。纵燃竹烹泉,亦自清肠吻。凭谁与问。旧城郭何如,英雄安在,何说解孤愤。

铜鞮路,极目长安甚近。当时宾主相信。翩翩公子登高赋,局面还思著紧。

乘暇整。谩课柳评花,援镜搔蓬鬓。江平浪稳。怅我有兰舟,何人共楫,毋作孔明恨。


摸鱼儿 其二 壬子初度(宋·李曾伯)  显示自动注释

对垂弧、引觞一笑,凄凉薄分天气。丁年驰骛弓刀后,报国孤忠自许。

堪叹处。今老矣,强颜犹踵邯郸步。安能远举。谩目送征鸿,梦劳胡蝶,无计便归去。

清闲禄,旧说天公靳予。何时松菊村墅。生非燕颔鸢肩相,岂是觚棱鹓鹭。

收拾取。休直似、文渊定远空怀土。阿戎可语。待乞得身还,屏伊世累,甘受作诗苦。


摸鱼儿 其一 送窦制干赴漕趁班(宋·李曾伯)  显示自动注释

趁西风、且登黄鹤,挥豪先奏秋赋。燕山桂种清芬在,人物翩翩如许。

堪羡处。长安近、蟾宫相继金闺步。佳哉盛举。看精淬龙泉,厚培鹏背,自此要津去。

荆州事,多幸乡情相予。几番灯柝棋墅。转头江阔轻帆速,梦入吴松鸥鹭。

君记取。旧王粲、曾言信美非吾土。故人相语。为细数艰难,满头雪白,无奈戍边苦。


摸鱼儿 其一 丙午归田,严滩褚孺奇席上赋(宋·柴望)  显示自动注释

问长江、几分秋色,三分浑在烟雨。何人折尽丝丝柳,此日送君南浦。

帆且驻。试说著、羊裘钓雪今何许。鱼虾自舞。但一舸芦花,数声霜笛,鸥鹭自来去。

年年事,流水朝朝暮暮。天涯长叹飘聚。衾寒不转钧天梦,楼外谁歌白纻。

君莫诉。君试按、秦筝未必如钟吕。乡心最苦。算只有娟娟,马头皓月,今夜照归路。


摸鱼儿 宝祐甲寅春赋(宋·柴望)  显示自动注释

这情怀、怎生消遣。思量只是凄怨。一春长为花和柳,风雨又还零乱。

君试看。便杜牧风流,也则肠先断。更深漏短。更听得杜宇,一声声切,流水画桥畔。

人间世,本只阴晴易换。斜阳衰草何限。悲欢毕竟年年事,千古漫嗟修短。

无处问。是闲倚帘栊,尽日厌厌闷。浮名尽懒。但笑拍阑干,连呼大白,心事付归燕。


摸鱼儿 景定庚申会使君陈碧栖(宋·柴望)  显示自动注释

便无他、杜鹃催去,匆匆春事能几。看来不见春归路,飞絮又随流水。

留也是。怎禁得、东风红紫还飘坠。天涯万里。怅燕子人家,沈沈夜雨,添得断肠泪。

嬉游事。早觉相如倦矣。谢娘庭院犹记。闲情已付孤鸿去,依旧被莺呼起。

谁料理。正乍暖还寒,未是晴天气。无言自倚。想旧日桃花,而今人面,都是梦儿里。


摸鱼儿 登凤凰台(宋末元初·梁栋)  显示自动注释

枕寒流、碧萦衣带,高台平与云倚。燕来莺去谁为主,磨灭谪仙吟墨。

愁思里。待说与山灵,还又羞拈起。箫韶已矣。甚竹实风摧,桐阴雨瘦,景物变新丽。

江山在,认得刘郎何寄。年来声誉休废。英雄不博胭脂井,谁念故人衰悴。

时有几。便凤去台空,莫厌频游此。兴亡过耳。任北雪迷空,东风换绿,都付梦和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