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编-明-唐顺之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文编卷二
            明 唐顺之 编
  芈尹无宇对楚子(左传/)
楚子之为令尹也为王旌以田芈尹无宇断之曰一国
两君其谁堪之及即位为章华之宫纳亡人以实之无
宇之阍入马无宇执之有司弗与曰执人于王宫其罪
大矣执而谒诸王将饮酒无宇辞曰天子经略诸侯正
卷二 第 1b 页
封古之制也封略之内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谁非君臣故
诗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有十
日人有十等(王至台/是也)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
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皂皂臣舆舆臣𨽻𨽻臣僚
僚臣仆仆臣台马有圉牛有牧以待百事今有司曰女
胡执人于王宫将焉执之周文王之法曰有亡荒阅所以
得天下也吾先君文王作仆区之法曰盗所隐器与盗
同罪所以封汝也若从有司是无所执逃臣也逃而舍
卷二 第 2a 页
之是无陪台也王事无乃阙乎昔武王数纣之罪以告
诸侯曰纣为天下逋逃主萃渊薮故夫致死焉君王始
求诸侯而则纣无乃不可乎若以二王之法取之盗有
所在矣王曰取而臣以往盗有宠未可得也遂赦之
  中山靖王闻乐对(汉书/)
臣闻悲者不可为累欷思者不可为叹息故高渐离击
筑易水之上荆轲为之低而不食雍门子一微吟孟尝
君为之于邑今臣心结日久每闻幼眇之声不知涕泣
卷二 第 2b 页
之横集也夫众喣漂山聚蚊成雷朋党执虎十夫桡椎
是以文王拘于羑里孔子阨于陈蔡此乃烝庶之成风
增积之生害也臣身远与寡莫为之先众口铄金积毁
销骨丛轻折轴羽翮飞肉纷惊逢罗潸然出涕臣闻白
日晒光幽隐皆照明月曜夜蚊虻宵见然云烝列布杳
冥昼昏尘埃抪覆昩不见泰山何则物有蔽之也今臣
壅阏不得闻谗言之徒蜂生道辽路远曾莫为臣闻臣
窃自悲也臣闻社鼷不灌屋鼠不薰何则所托者然也
卷二 第 3a 页
臣虽薄也得蒙肺腑位虽卑也得为东藩属又称兄今
群臣非有葭莩之亲鸿毛之重群居党议朋友相为使
夫宗室摈郤骨肉冰释斯伯奇所以流离比干所以横
分也诗云我心忧伤惄焉如𢷬假寐永叹唯忧用老心
之忧矣疢如疾首臣之谓也
  吾丘寿王议禁民挟弓弩对(汉书/)
臣闻古者作五兵非以相害以禁暴讨邪也安居则以
制猛兽而备非常有事则以设守卫而施行阵及至周
卷二 第 3b 页
室衰微上无明王诸侯力政彊侵弱众暴寡海内抏敝
巧诈并生是以知者陷愚勇者威怯茍以得胜为务不
顾义理故机变械饰所以相贼害之具不可胜数于是
秦兼天下废王道立私议灭诗书而首法令去仁恩而
任刑戮堕名城杀豪杰销甲兵折锋刃其后民以耰锄
箠梃相挞击犯法滋众盗贼不胜至于赭衣塞路群盗
满山卒以乱亡故圣王务教化而省禁防知其不足恃
也今陛下昭明德建太平举俊材兴学官三公有司或
卷二 第 4a 页
由穷巷起白屋裂地而封宇内日化方外乡风然而盗
贼犹有者郡国二千石之罪非挟弓弩之过也礼曰男
子生桑弧蓬矢以举之明示有事也孔子曰吾何执执
射乎大射之礼自天子降及庶人三代之道也诗云大
侯既抗弓矢斯张射夫既同献尔发功言贵中也愚闻
圣王合射以明教矣未闻弓矢之为禁也且所为禁者
为盗贼之以攻夺也攻夺之罪死然而不止者大奸之
于重诛固不避也臣恐邪人挟之而吏不能止良民以
卷二 第 4b 页
自备而抵法禁是擅贼威而夺民救也窃以为亡益于
禁奸而废先王之典使学者不得习行其礼大不便
  东方朔化民有道对(汉书/)
尧舜禹汤文武成康上古之事经历数千载尚难言也
臣不敢陈愿近述孝文皇帝之时当世耆老皆闻见之
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身衣弋绨足履革舄以韦带剑莞
蒲为席兵木亡刃衣缊亡文集上书囊以为殿帷以道
德为丽以仁义为准于是天下望风成俗昭然化之今
卷二 第 5a 页
陛下以城中为小图起建章左凤阙右神明号称千门
万户木土衣绮绣狗马被缋罽宫人簪玳瑁垂珠玑设
戏车教驰逐饰文采丛珍怪撞万石之钟击雷霆之鼓
作俳优舞郑女上为淫侈如此而欲使民独不奢侈失
农事之难者也陛下诚能用臣朔之计推甲乙之帐燔
之于四通之衢却走马示不复用则尧舜之隆宜可与
比治矣易曰正其本万事理失之毫釐差以千里愿陛
下留意察之
卷二 第 5b 页
  贾捐之罢珠厓对(汉书/)
臣幸得遭明盛之朝蒙危言之策无忌讳之患敢昧死
竭卷卷臣闻尧舜圣之盛也禹入圣域而不优故孔子
称尧曰大哉韶曰尽善禹曰无间以三圣之德地方不
过数千里西被流沙东渐于海朔南暨声教迄于四海
欲与声教则治之不欲与者不彊治也故君臣歌德含
气之物各得其宜武丁成王殷周之大仁也然地东不
过江黄西不过氐羌南不过蛮荆北不过朔方是以颂
卷二 第 6a 页
声并作视听之类咸乐其生越裳氏重九译而献此非
兵革之所能致及其衰也南征不还齐桓救其难孔子
定其文以至乎秦兴兵远攻贪外虚内务欲广地不虑
其害然地南不过闽越北不过太原而天下溃畔祸卒
在于二世之末长城之歌至今未绝赖圣汉初兴为百
姓请命平定天下至孝文皇帝闵中国未安偃武行文
则断狱数百民赋四十丁男三年而一事时有献千里
马者诏曰鸾旗在前属车在后吉行日五十里师行日
卷二 第 6b 页
三十里朕乘千里之马独先安之于是还马与道里费
而下诏曰朕不受献也其令四方毋求来献当此之时
逸游之乐绝奇丽之赂塞郑卫之倡微矣夫后宫盛色
则贤者隐处佞人用事则诤臣杜口而文帝不行故谥
为孝文庙称太宗至孝武皇帝元狩六年太仓之粟红
腐而不可食都内之钱贯朽而不可校乃探平城之事
录冒顿以来数为边害籍兵厉马因富民以攘服之西
连诸国至于安息东过碣石以𤣥菟乐浪为郡北郤匈
卷二 第 7a 页
奴万里更起营塞制南海以为八郡则天下断狱万数
民赋数百造盐铁酒𣙜之利以佐用度犹不能足当此
之时寇贼并起军旅数发父战死于前子斗伤于后女
子乘亭鄣孤儿号于道老母寡妇饮泣巷哭遥设虚祭
想䰟乎万里之外淮南王盗写虎符阴聘名士关东公
孙勇等诈为使者是皆廓地泰大征伐不休之故也今
天下独有关东关东大者独有齐楚民众久困连年流
离离其城郭相枕席于道路人情莫亲父母莫乐夫妇
卷二 第 7b 页
至嫁妻卖子法不能禁义不能止此社稷之忧也今陛
下不忍悁悁之忿欲驱士众挤之大海之中快心幽冥
之地非所以救助饥馑保全元元也诗云蠢尔蛮荆大
邦为雠言圣人起则后服中国衰则先畔动为国家难
自古而患之久矣何况乃复其南方万里之蛮乎貉越
之人父子同川而浴相习以鼻饮与禽兽亡异本不足
郡县置也颛颛独居一海之中雾露气湿多毒草虫蛇
水土之害人未见敌战士自死又非独珠厓有珠犀玳
卷二 第 8a 页
瑁也弃之不足惜不击不损威其民譬犹鱼鳖何足贪
也臣窃以往者羌军言之暴师曾未一年兵出不踰千
里费四十馀万万大司农钱尽乃以少府禁钱续之夫
一隅为不善费尚如此况于劳师远攻亡士毋功乎求
之往古则不合施之当今又不便臣愚以为非冠带之
国禹贡所及春秋所治皆可且无以为愿遂弃珠厓专
用恤关东为忧
  李寻灾异对(汉书/)
卷二 第 8b 页
陛下圣德尊天敬地畏命重民悼惧变异不忘疏贱之
臣幸使重臣临问愚臣不足以奉明诏窃见陛下新即
位开大明除忌讳博延名士靡不并进臣寻位卑术浅
过随众贤待诏食大官衣御府久污玉堂之署比得召
见亡以自效复特见延问至诚自以逢不世出之命愿
竭愚心不敢有所避庶几万分有一可采唯弃须臾之
间宿留瞽言考之文理稽之五经揆之圣意以参天心
夫变异之来各应象而至臣谨条陈所闻易曰县象著
卷二 第 9a 页
明莫大乎日月夫日者众阳之长辉光所烛万里同晷
人君之表也故日将旦清风发群阴伏君以临朝不牵
于色日初出炎以阳君登朝佞不行忠直进不蔽障日
中辉光君德盛明大臣奉公日将入专以一君就房有
常节君不修道则日失其度晻昧亡光各有云为其于
东方作日初出时阴云邪气起者法为牵于女谒有所
畏难日出后为近臣乱政日中为大臣欺诬日且入为
妻妾役使所营间者日尤不精光明侵夺失色邪气珥
卷二 第 9b 页
蜺数作本起于晨相连至昏其日出后至日中间差瘉
小臣不知内事窃以日视陛下志操衰于始初多矣其
咎恐有以守正直言而得罪者伤嗣害世不可不慎也
唯陛下执乾刚之德强志守度毋听女谒邪臣之态诸
保阿乳母甘言悲辞之托断而勿听勉强大谊绝小不
忍良有不得已可赐以货财不可私以官位诚皇天之
禁也日失其光则星辰放流阳不能制阴阴桀得作间
者太白正昼经天宜隆德克躬以执不轨臣闻月者众
卷二 第 10a 页
阴之长销息见伏百里为品千里立表万里连纪妃后
大臣诸侯之象也朔晦正终始弦为绳墨望成君德春
夏南秋冬北间者月数以春夏与日同道过轩辕上后
受气入太微帝廷杨光辉犯上将近臣列星皆失色厌
厌如灭此为母后与政乱朝阴阳俱伤两不相便外臣
不知朝事窃信天文即如此近臣已不足杖矣屋大柱
小可为寒心唯陛下亲求贤士无彊所恶以崇社稷尊
彊本朝臣闻五星者五行之精五帝司命应王者号令
卷二 第 10b 页
为之节度岁星主岁事为统首号令所纪今失度而盛
此君指意欲有所为未得其节也又填星不避岁星者
后帝共政相留于奎娄当以义断之荧惑往来亡常周
历两宫作态低昂入天门上明堂贯尾乱宫太白发越
犯库兵寇之应也贯黄龙入帝庭当门而出随荧惑入
天门至房而分欲与荧惑为患不敢当明堂之精此陛
下神灵故祸乱不成也荧惑厥弛佞巧依埶微言毁誉
进类蔽善太白出端门臣有不臣者火入室金上堂不
卷二 第 11a 页
以时解其忧凶填岁相守又主内乱宜察萧墙之内毋
忽亲疏之微诛放佞人防绝萌芽以荡涤浊濊消散积
恶毋使得成祸乱辰星主正四时当效于四仲四时失
序则辰星作异今出于岁首之孟天所以谴告陛下也
政急则出蚤政缓则出晚政绝不行则伏不见而为彗
茀四孟皆出为易王命四季皆出星家所讳今幸独出
寅孟之月盖皇天所以笃右陛下也宜深自改治国固不
可以戚戚欲速则不达经曰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加以
卷二 第 11b 页
号令不顺四时既往不咎来事之师也间者春三月治
大狱时贼阴立逆恐岁小收季夏举兵法时寒气应恐
后有霜雹之灾秋月行封爵其月土湿奥恐后有雷雹
之变夫以喜怒赏罚而不顾时禁虽有尧舜之心犹不
能致和善言天者必有效于人设上农而欲冬田肉袒
深耕汗出种之然犹不生者非人心不至天时不得也
易曰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书
曰敬授人时故古之王者尊天地重阴阳敬四时严月
卷二 第 12a 页
令顺之以善政则和气可立致犹枹鼓之相应也今朝
廷忽于时月之令诸侍中尚书近臣宜皆令通知月令
之意设群下请事若陛下出令有缪于时者当知争之
以顺时气臣闻五行以水为本其星𤣥武婺女天地所
纪终始所生水为准平王道公正修明则百川理落脉
通偏党失纲则踊溢为败书云水曰润下阴动而卑不
失其道天下有道则河出图洛出书故河洛决溢所为
最大今汝颖畎浍皆川水漂踊与雨水并为民害此诗
卷二 第 12b 页
十月之交所谓不宁不令百川沸腾者也其咎在于皇
甫卿士之属唯陛下留意诗人之言少抑外亲大臣臣
闻地道柔静阴之常义也地有上中下其上位震应妃
后不顺中位应大臣作乱下位应庶民离畔震或于其
国国君之咎也四方中央连国历州俱动者其异最大
间者关东地数震五星作异亦未大逆宜务崇阳抑阴
以救其咎固志建威闭绝私路拔进英隽退不任职以
彊本朝夫本彊则精神折冲本弱则招殃致凶为邪谋
卷二 第 13a 页
所陵闻往者淮南王作谋之时其所难者独有汲黯以
为公孙𢎞等不足言也𢎞汉之名相于今亡比而尚见
轻何况亡𢎞之属乎故曰朝廷亡人则为贼乱所轻其
道自然也天下未闻陛下奇策固守之臣也语曰何以
知朝廷之衰人人自贤不务于通人故世陵夷马不伏
枥不可以趋道士不素养不可以重国诗曰济济多士
文王以宁孔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非虚言也陛下
秉四海之众曾亡柱干之固守闻于四境殆开之不广
卷二 第 13b 页
取之不明劝之不笃传曰土之美者善养禾君之明者
善养士中人皆可使为君子诏书进贤良赦小过亡求备
以博聚英隽如近世贡禹以言事忠切蒙尊荣当此之
时士厉身立名者多禹死之后日日以衰及京兆尹王
章坐言事诛灭智者结舌邪伪并兴外戚颛命君臣隔
塞至绝继嗣女宫作乱此行事之败诚可畏而悲也本
在积任母后之家非一日之渐往者不可及来者犹可
追也先帝大圣深见天意昭然使陛下奉承天统欲矫
卷二 第 14a 页
正之也宜少抑外亲选练左右举有德行道术通明之
士充备天官然后可以辅圣德保帝位承大宗下至郎
吏从官行能亡以异又不通一艺及博士无文雅者宜
皆使就南亩以视天下明朝廷皆贤材君子于以重朝
尊君灭凶致安此其本也臣自知所言害身不辟死亡
之诛唯财留神反覆愚臣之言
 
 
卷二 第 14b 页
 
 
 
 
 
 
 
 文编卷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