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编-明-唐顺之卷三十五

卷三十五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文编卷三十五
            明 唐顺之 编
  论秦伯用孟明(左传/)
文三年秦伯伐晋济河焚舟取王官及郊晋人不出遂
自茅津济封殽尸而还遂霸西戎用孟明也君子是以知
秦穆公之为君也举人之周也与人之一也孟明之臣
也其不解也能惧思也子桑之忠也其知人也能举善
卷三十五 第 1b 页
也诗曰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秦穆
有焉夙夜匪解以事一人孟明有焉诒厥孙谋以燕翼
子子桑有焉
  邾黑肱来奔(左传/)
昭三十一年冬邾黑肱以滥来奔贱而书名重地故也
君子曰名之不可不慎也如是夫有所有名而不如其
已以地叛虽贱必书地以名其人终为不义弗可灭巳
是故君子动则思礼行则思义不为利回不为义疚或
卷三十五 第 2a 页
求名而不得或欲盖而名彰惩不义也齐豹为卫司寇
守嗣大夫作而不义其书为盗邾庶其莒牟夷邾黑肱
以土地出求食而巳不求其名贱而必书此二物者所
以惩肆而去贪也若艰难其身以险危大人而有名章
彻攻难之士将奔走之若窃邑叛君以侥大利而无名
贪冒之民将寘力焉是以春秋书齐豹曰盗三叛人名
以惩不义数恶无礼其善志也故曰春秋之称微而显
婉而辩上之人能使昭明善人劝焉淫人惧焉是以君
卷三十五 第 2b 页
子贵之
  论初献六羽(公羊传/)
隐五年初献六羽初者何始也六羽者何舞也初献六
羽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僭诸公也六羽之为僭奈何
天子八佾诸公六诸侯四诸公者何诸侯者何天子三
公称公王者之后称公其馀大国称侯小国称伯子男
天子三公者何天子之相也天子之相则何以三自陜
而东者周公主之自陜而西者召公主之一相处乎内
卷三十五 第 3a 页
始僭诸公昉于此乎前此矣前此则曷为始乎此僭诸
公犹可言也僭天子不可言也
  孔父(公羊传/)
桓公二年春王正月戊申宋督弑其君与夷及其大夫
孔父及者何累也弑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曰有仇牧
荀息皆累也舍仇牧荀息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
书贤也何贤乎孔父孔父可谓义形于色矣其义形于
色奈何督将弑殇公孔父生而存则殇公不可得而弑
卷三十五 第 3b 页
也故于是先攻孔父之家殇公知孔父死已必死趋而
救之皆死焉孔父正色而立于朝则人莫敢过而致难
于其君者孔父可谓义形于色矣
  桓公救卫(公羊传/)
僖二年春王正月城楚邱孰城城卫也曷为不言城卫
灭也孰灭之盖狄灭之曷为不言狄灭之为桓公讳也
曷为为桓公讳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
亡者桓公不能救则桓公耻之也然则孰城之桓公城
卷三十五 第 4a 页
之曷为不言桓公城之不与诸侯专封也曷为不与实
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封诸侯之
义不得专封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
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
  荀息不食言(公羊传/)
僖十年春晋里克弑其君卓子及其大夫荀息及者何
累也弑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曰有孔父仇牧皆累也
舍孔父仇牧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书贤也何贤
卷三十五 第 4b 页
乎荀息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其不食其言奈何奚齐
卓子者骊姬之子也荀息傅焉骊姬者国色也献公爱
之甚欲立其子于是杀世子申生申生者里克傅之献
公病将死谓荀息曰士何如则可谓之信矣荀息对曰
使死者反生生者不愧乎其言则可谓信矣献公死奚
齐立里克谓荀息曰君杀正而立不正废长而立幼如
之何愿与子虑之荀息曰君尝讯臣矣臣对曰使死者
反生生者不愧乎其言则可谓信矣里克知其不可与
卷三十五 第 5a 页
谋退弑奚齐荀息立卓子里克弑卓子荀息死之荀息
可谓不食其言矣
  毛伯来求金(公羊传/)
文九年毛伯来求金毛伯者何天子之大夫也何以不
称使当丧未君也踰年矣何以谓之未君即位矣而未
称王也未称王何以知其即位以诸侯之踰年即位亦
知天子之踰年即位也以天子三年然后称王亦知诸
侯于其封内三年称子也踰年称公矣则曷为于其封
卷三十五 第 5b 页
内三年称子缘民臣之心不可一日无君缘始终之义
一年不二君不可旷年无君缘孝子之心则三年不忍
当也毛伯来求金何以书讥何讥尔王者无求求金非
礼也然则是王者与曰非也非王者则曷为谓之王者
王者无求曰是子也继文王之体守文王之法度文王
之法无求而求故讥之也
  世室坏(公羊传/)
文十三年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世室屋坏世室者
卷三十五 第 6a 页
何鲁公之庙也周公称太庙鲁公称世室群公称宫此
鲁公之庙也曷为谓之世室世室犹世室也世世不毁
也周公何以称太庙于鲁封鲁公以为周公也周公拜
乎前鲁公拜乎后曰生以养周公死以为周公主然则
周公之鲁乎曰不之鲁也封鲁公以为周公主然则周
公曷为不之鲁欲天下之一乎周也鲁祭周公何以为
牲周公用白牲鲁公用骍犅群公不毛鲁祭周公何以
为盛周公盛鲁公焘群公廪世室屋坏何以书讥何讥
卷三十五 第 6b 页
尔久不修也
  晋纳接菑不克(公羊传/)
文十有四年晋人纳接菑于邾娄弗克纳纳者何入辞
也其言弗克纳何大其弗克纳也何大乎其弗克纳晋
郤缺帅师革车八百乘以纳接菑于邾娄力沛若有馀
而纳之邾娄人言曰接菑晋出也貜且齐出也子以其
指则接菑也四貜且也六子以大国压之则未知齐晋
孰有之也贵则皆贵矣虽然貜且也长郤缺曰非吾力
卷三十五 第 7a 页
不能纳也义实不尔克也引师而去之故君子大其弗
克纳也此晋郤缺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不与大夫专
废置君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大夫
之义不得专废置君也
  季札让国(公羊传/)
襄二十九年吴子使札来聘吴无君无大夫此何以有
君有大夫贤季子也何贤乎季子让国也其让国奈何
谒也馀祭也夷昧也与季子同母者四季子弱而才兄
卷三十五 第 7b 页
弟皆爱之同欲立之以为君谒曰今若是迮而与季子
国季子犹不受也请无与子而与弟弟兄迭为君而致
国乎季子皆曰诺故诸为君者皆轻死为勇饮食必祝
曰天茍有吴国尚速有悔于予身故谒也死馀祭也立
馀祭也死夷昧也立夷昧也死则国宜之季子者也季
子使而亡焉僚者长庶也即之季子使而反至而君之
尔阖庐曰先君之所以不与子国而与弟者凡为季子
故也将从先君之命与则国宜之季子者也如不从先
卷三十五 第 8a 页
君之命与则我宜立者也僚恶得为君乎于是使专诸
刺僚而致国乎季子季子不受曰尔杀吾君吾受尔国
是吾与尔为篡也尔杀吾兄吾又杀尔是父子兄弟相
杀终身无巳也去之延陵终身不入吴国故君子以其
不受为义以其不杀为仁贤季子则吴何以有君有大
夫以季子为臣则宜有君者也札者何吴季子之名也
春秋贤者不名此何以名许夷狄者不一而足也季子
者所贤也曷为不足乎季子许人臣者必使臣许人子
卷三十五 第 8b 页
者必使子也
  许世子止弑其君(公羊传/)
昭十有九年秋齐高发帅师伐莒冬葬许悼公贼未讨
何以书葬不成于弑也曷为不成于弑止进药而药杀
也止进药而药杀则曷为加弑焉耳讥子道之不尽也
其讥子道之不尽奈何曰乐正子春之视疾也复加一
饭则脱然愈复损一饭则脱然愈复加一衣则脱然愈
复损一衣则脱然愈止进药而药杀是以君子加弑焉
卷三十五 第 9a 页
耳曰许世子止弑其君买是君子之听止也葬许悼公
是君子之赦止也赦止者免止之罪辞也
  论隐公不书即位(谷梁传/)
隐元年公何以不言即位成公志也焉成之言君之不
取为公也君之不取为公何也将以让桓也让桓正乎
曰不正春秋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隐不正而成之何
也将以恶桓也其恶桓何也隐将让而桓弑之则桓
恶矣桓弑而隐让则隐善矣善则其不正焉何也春秋
卷三十五 第 9b 页
贵义而不贵惠信道而不信邪孝子扬父之美不扬父
之恶先君之欲与桓非正也邪也虽然既胜其邪心以
与隐矣巳探先君之邪志而遂以与桓则是成父之恶
也兄弟天伦也为子受之父为诸侯受之君已废天伦
而忘君父以行小惠曰小道也若隐者可谓轻千乘之
国蹈道则未也
  武氏子来求赙(谷梁传/)
隐三年秋武氏子来求赙武氏子者何也天子之大夫
卷三十五 第 10a 页
也天子之大夫其称武氏子何也未毕丧孤未爵未爵
使之非正也其不言使何也无君也归死者曰赗归生
者曰赙曰归之者正也求之者非正也周虽不求鲁不
可以不归鲁虽不归周不可以求之求之为言得不得
未可知之辞也交讥之
  筑王姬之馆(谷梁传/)
庄元年夏单伯逆王姬单伯者何吾大夫之命乎天子
者也命大夫故不名也不言如何也其义不可受于京
卷三十五 第 10b 页
师也其义不可受于京师何也曰躬君弑于齐使之主
婚姻与齐为礼其义固不可受也秋筑王姬之馆于外
筑礼也于外非礼也筑之为礼何也主王姬者必自公
门出于庙则巳尊于寝则巳卑为之筑节矣筑之外变
之正也筑之外变之为正何也仇雠之人非所以接婚
姻也衰麻非所以接弁冕也其不言齐侯之来逆何也
不使齐侯得与吾为礼也
  会王世子于首止(谷梁传/)
卷三十五 第 11a 页
僖五年夏公孙兹如牟公及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
许男曹伯会王世子于首戴及以会尊之也何尊焉王
世子云者唯王之贰也云可以重之尊焉尊之也何重
焉天子世子世天下也秋八月诸侯盟于首戴无中事
而复举诸侯何也尊王世子而不敢与盟也尊则其不
敢与盟何也盟者不相信也故谨信也不敢以所不信
而加之尊者桓诸侯也不能朝天子是不臣也王世子
子也块然受诸侯之尊巳而立乎其位是不子也桓不
卷三十五 第 11b 页
臣王世子不子则其所善焉何也是则变之正也天子
微诸侯不享觐桓控大国扶小国统诸侯不能以朝天
子亦不敢致天王尊王世子于首戴乃所以尊天王之
命也世子含王命会齐桓亦所以尊天王之命也世子
受之可乎是亦变之正也天子微诸侯不享觐世子受
诸侯之尊巳而天王尊矣世子受之可也
  阍弑吴子馀祭(谷梁传/)
襄二十九年阍弑吴子馀祭阍门者也寺人也不称名
卷三十五 第 12a 页
姓阍不得齐于人不称其君阍不得君其君也礼君不
使无耻不近刑人不狎敌不迩怨贱人非所贵也贵人
非所刑也刑人非所近也举至贱而加之吴子吴子近
刑人也阍弑吴子馀祭仇之也
  论项羽(史记/)
吾闻之周生曰舜目盖重瞳子又闻项羽亦重瞳子羽
岂其苗裔耶何兴之暴也夫秦失其政陈涉首难豪
杰蜂起相与并争不可胜数然羽非有尺寸乘势起陇
卷三十五 第 12b 页
亩之中三年遂将五诸侯灭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
由羽出号为霸王位虽不终近古以来未尝有也及羽
背关怀楚放逐义帝而自立怨王侯叛已难矣自矜功
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
下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寤而不自责过矣
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岂不谬哉
  淮南衡山(史记/)
诗之所谓戎狄是膺荆舒是惩信哉是言也淮南衡山
卷三十五 第 13a 页
亲为骨肉疆土千里列为诸侯不务遵蕃臣职以承辅
天子而专挟邪僻之计谋为畔逆仍父子再亡国各不
终其身为天下笑此非独王过也亦其俗薄臣下渐靡
使然也夫荆楚僄勇轻悍好作乱乃自古记之矣
  论孔子(史记/)
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乡往之余
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适鲁观仲尼庙堂车服礼器诸
生以时习礼其家余低回留之不能去云天下君王至
卷三十五 第 13b 页
于贤人众矣当时则荣没则巳焉孔子布衣传十馀世
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夫子可
谓至圣矣
  老子申韩(史记/)
老子所贵道虚无因应变化于无为故著书辞称微妙
难识庄子散道德放论要亦归之自然申子卑卑施之
于名实韩子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皆
原于道德之意而老子深远矣
卷三十五 第 14a 页
  孙武吴起(史记/)
世俗所称师旅皆道孙子十三篇吴起兵法世多有故
弗论论其行事所设施者语曰能行之者未必能言能
言之者未必能行孙子筹策庞涓明矣然不能早救患
于被刑吴起说武侯以形势不如德然行之于楚以刻
暴少恩亡其躯悲夫
  论平原君虞卿(史记/)
平原君翩翩浊世之佳公子也然未睹大体鄙语曰利
卷三十五 第 14b 页
令智昏平原君贪冯亭邪说使赵陷长平兵四十馀万
众邯郸几亡虞卿料事揣情为赵画策何其工也及不
忍魏齐卒困于大梁庸夫且知其不可况贤人乎然虞
卿非穷愁亦不能著书以自见于后世云
  蔺相如(史记/)
知死必勇非死者难也处死者难方蔺相如引璧睨柱
及叱秦王左右势不过诛然士或怯懦而不敢发相如
一奋其气威信敌国退而让颇名重太山其处智勇可
卷三十五 第 15a 页
谓兼之矣
  蒙恬(史记/)
吾适北边自直道归行观蒙恬所为秦筑长城亭鄣堑
山堙谷通直道固轻百姓力矣夫秦之初灭诸侯天下
之心未定痍伤者未瘳而恬为名将不以此时彊谏振
百姓之急养老存孤务修众庶之和而阿意兴功此其
兄弟遇诛不亦宜乎何乃罪地脉哉
  韩信(史记/)
卷三十五 第 15b 页
吾如淮阴淮阴人为余言韩信虽为布衣时其志与众
异其母死贫无以葬然乃行营高敞地令其旁可置万
家余视其母冢良然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已功不
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
世血食矣不务出此而天下巳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
不亦宜乎
  列子(古史/)
刘向论列子书穆王汤问迂诞恢诡非君子之言今观
卷三十五 第 16a 页
穆王与化人游若清都紫微钧天广乐帝之所居而夏
革所言四海之外天地之表无极无尽此固后世仙佛
之常言理之当然而汉之儒者未闻焉耳孟子称杨氏
为我其害至于无君杨朱之说不见于世而列子时取
之盖其所以为我者必有闻于大道而失于偏故列子
庄子时取其合者载焉若杨朱之篇以爱身故至于遗
礼义毁名节无所复顾此则孟子所谓无君者矣虽列
子亦无取焉耳列子之徒不知其师之详以为朱之言
卷三十五 第 16b 页
皆不可弃而并录之过矣
  戾太子(汉书/)
巫蛊之祸岂不哀哉此不唯一江充之辜亦有天时非
人力所致焉建元六年蚩尤之旗见其长竟天后遂命
将出征略取河南建置朔方其春戾太子生自是之后
师行三十年兵所诛屠夷灭死者不可胜数及巫蛊事
起京师流血僵尸数万太子子父皆败故太子生长于
兵与之终始何独一嬖臣哉秦始皇即位三十九年内
卷三十五 第 17a 页
平六国外攘四夷死人如乱麻暴骨长城之下头卢相
属于道不一日而无兵由是山东之难兴四方溃而逆
秦秦将吏外畔贼臣内发乱作萧墙祸成二世故曰兵
犹火也弗戢必自焚信矣是以苍颉作书止戈为武圣
人以武禁暴整乱止息兵戈非以为残而兴纵之也易
曰天之所助者信也君子履信思顺自天祐之吉无不
利也故田千秋指明蛊情章太子之冤千秋材知未必
能过人也以其销恶运遏乱原因衰激极道迎善气传
卷三十五 第 17b 页
得天人之祐助云
  萧曹(汉书/)
萧何曹参皆起秦刀笔吏当时录录未有奇节汉兴依
日月之末光何以信谨守管籥参与韩信俱征伐天下
既定因民之疾秦法顺流与之更始二人同心遂安海
内淮阴黥布等已灭唯何参擅功名冠群后声施后世
为一代宗臣庆流苗裔盛矣哉
  蒯通等(汉书/)
卷三十五 第 18a 页
仲尼恶利口之覆邦家蒯通一说而丧三隽其得不烹
者幸也伍被安于危国身为谋主忠不终而诈雠诛夷
不亦宜乎书放四罪诗歌青蝇春秋以来祸败多矣昔
子翚谋桓而鲁隐危栾书搆郤而晋厉弑竖牛奔仲叔
孙卒郈伯毁季昭公逐费忌纳女楚建走宰嚭谮胥夫
差丧李园进妹春申毙上官诉屈怀王执赵高败斯二
世缢伊戾坎盟宋痤死江充造蛊太子杀息夫作奸东
平诛皆自小覆大繇疏陷亲可不惧哉可不惧哉
卷三十五 第 18b 页
  司马相如(汉书/)
司马迁称春秋推见至隐易本隐以之显大雅言王公
大人而德逮黎庶小雅讥小已之得失其流及上所言
虽殊其合德一也相如虽多虚辞滥说然要其归引之
于节俭此亦诗之风谏何异扬雄以为靡丽之赋劝百
而风一犹骋郑卫之声曲终而奏雅不巳戏乎
  东方朔(汉书/)
刘向言少时数问长老贤人通于事及朔时者皆曰朔
卷三十五 第 19a 页
口谐倡辩不能持论喜为庸人诵说故今后世多传闻
者而扬雄亦以为朔言不纯师行不纯德其流风遗书
蔑如也然朔名过实者以其诙达多端不名一行应谐
似优不穷似智正谏似直秽德似隐非夷齐而是柳下
惠戒其子以上容首阳为拙柱下为工饱食安步以仕
易农依隐玩世诡时不逢其滑稽之雄乎朔之诙谐逢
占射覆其事浮浅行于众庶童儿牧竖莫不眩耀而后
世好事者因取奇言怪语附著之朔故详录焉
卷三十五 第 19b 页
  司马迁(汉书/)
自古书契之作而有史官其载籍博矣至孔氏纂之上
继唐尧下讫秦缪唐虞以前虽有遗文其语不经故言
黄帝颛顼之事未可明也及孔子因鲁史记而作春秋
而左邱明辑其本事以为之传又纂异同为国语又有
世本录黄帝以来至春秋时帝王公侯卿大夫祖世所
出春秋之后七国并争秦兼诸侯有战国策汉兴伐秦
定天下有楚汉春秋故司马迁据左氏国语采世本战
卷三十五 第 20a 页
国策述楚汉春秋接其后事讫于大汉其言秦汉详矣
至于采经摭传分散数家之事甚多疏略或有抵梧亦
其涉猎者广博贯穿经传驰骋古今上下数千载间斯
以勤矣又其是非颇谬于圣人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
六经序游侠则退处士而进奸雄述货殖则崇埶利而
羞贫贱此其所蔽也然而刘向扬雄博极群书皆称迁
有良史之材服其善序事理辨而不华质而不俚其文
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录呜呼以迁之博
卷三十五 第 20b 页
物洽闻而不能以知自全既陷极刑幽而发愤书亦信
矣迹其所以自伤悼小雅巷伯之伦夫唯大雅既明且
哲能保其身难矣哉
  刘向(汉书/)
仲尼称材难不其然与自孔子后缀文之士众矣唯孟
轲荀况董仲舒司马迁刘向扬雄此数公者皆博物洽
闻通达古今其言有补于世传曰圣人不出其间必有
命世者焉岂近是乎刘氏鸿范论发明大传著天人之
卷三十五 第 21a 页
应七略剖判艺文总百家之绪三统历谱考步日月五星
之度有意其推本之也呜虖向言山陵之戒于今察之哀
哉指明梓柱以推废兴昭矣岂非直谅多闻古之益友与
  扬雄(汉书/)
雄之自序云尔初雄年四十馀自蜀来游至京师大司
马车骑将军王音奇其文雅召以为门下史荐雄待诏
岁馀奏羽猎赋除为郎给事黄门与王莽刘歆并哀帝
之初又与董贤同官当成哀平间莽贤皆为三公权倾
卷三十五 第 21b 页
人主所荐莫不拔擢而雄三世不徙官及莽篡位谈说
之士用符命称功德获封爵者甚众雄复不侯以耆老
久次转为大夫恬于埶利乃如是实好古而乐道其意
欲求文章成名于后世以为经莫大于易故作太𤣥传
莫大于论语作法言史篇莫善于仓颉作训纂箴莫善
于虞箴作州箴赋莫深于离骚反而广之辞莫丽于相
如作四赋皆斟酌其本相与放依而驰骋云用心于内
不求于外于时人皆曶之唯刘歆及范逡敬焉而桓谭
卷三十五 第 22a 页
以为绝伦王莽时刘歆甄丰皆为上公莽既以符命自
立即位之后欲绝其原以神前事而丰子寻歆子棻复
献之莽诛丰父子投棻四裔辞所连及便收不请时雄
校书天禄阁上治狱使者来欲收雄雄恐不能自免乃
从阁上自投下几死莽闻之曰雄素不与事何故在此
间问其故乃刘棻尝从雄学作奇字雄不知情有诏勿
问然京师为之语曰惟寂寞自投阁爰清净作符命雄
以病免复召为大夫家素贫嗜酒人希至其门时有好
卷三十五 第 22b 页
事者载酒肴从游学而钜鹿侯芭常从雄居受其太𤣥
法言焉刘歆亦尝观之谓雄曰空自苦今学者有禄利
然尚不能明易又如𤣥何吾恐后人用覆酱瓿也雄笑
而不应年七十一天凤五年卒侯芭为起坟丧之三年
大司空王邑纳言严尤闻雄死谓桓谭曰子常称扬雄
书岂能传于后世乎谭曰必传顾君与谭不及见也凡人
贱近而贵远亲见扬子云禄位容貌不能动人故轻其
书昔老聃著虚无之言两篇薄仁义非礼学然后世好
卷三十五 第 23a 页
之者尚以为过于五经自汉文景之君及司马迁皆有
是言今扬子之书其义至深而论不诡于圣人若使遭
遇时君更越贤知为所称善则必度越诸子矣诸儒或
讥以为雄非圣人而作经犹春秋吴楚之君僣号称王
盖诛绝之罪也自雄之殁至今四十馀年其法言大行
而𤣥终不显然篇籍具存
  吴汉(后汉书/)
论曰吴汉自建武世常居上公之位终始倚爱之亲谅
卷三十五 第 23b 页
由质简而彊力也子曰刚毅木讷近仁斯岂汉之方乎
昔陈平智有馀以见疑周勃质朴忠而见信夫仁义不
足以相怀则智者以有馀为疑而朴者以不足取信矣
  邓训骘(后汉书/)
论曰汉世外戚自东西京十有馀族非徒豪横盈极自
取灾故必于贻衅后主以至颠败者其数有可言焉何
则恩非已结而权以先之情疏礼重而枉性图之来宠
方授地既害之隙开势谢谗亦胜之悲哉骘悝兄弟委
卷三十五 第 24a 页
远时柄忠劳王室而终莫之免斯乐生所以泣而辞燕

  窦宪(后汉书/)
论曰卫青霍去病资强汉之众连年以事匈奴国耗太
半矣而匈奴未之胜后世犹传其良将岂非以身名自
终耶窦宪率羌人边杂之师一举而空朔庭至乃追奔
稽落之表饮马北鞮之曲铭石负鼎荐告清庙列其功
庸兼茂于前多矣而后世莫称者章末衅以降其实也
卷三十五 第 24b 页
是以下流君子所甚恶焉夫二三子得之不过房幄之
间非复搜扬仄陋选举而登也当青病奴仆之时窦将
军念咎之日乃庸力之不暇思鸣之无晨何意裂膏腴
享崇号乎东方朔称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信矣以
此言之士有怀琬琰以就煨尘者亦何可支哉
  庞参桥𤣥(后汉书/)
论曰任棠姜岐世著其清结瓮牖而辞三命殆汉阳之
幽人乎庞参躬求贤之礼故民悦其政桥𤣥厉邦君之
卷三十五 第 25a 页
威而众失其情夫岂力不足欤将有道在焉如令其道
可忘则彊梁胜矣语曰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子
贡曰宁丧千金不失士心昔段干木踰墙而避文侯之
命泄柳闭门不纳穆公之请贵必有所屈贱亦有所伸

  樊英(后汉书/)
论曰汉世之所谓名士者其风流可知矣虽弛张趣舍
时有未纯于刻情修容依倚道蓺以就其声价非所能
卷三十五 第 25b 页
通物方𢎞时务也及徵樊英杨厚朝廷若待神明至竟
无他异英名最高毁最甚李固朱穆等以为处士纯盗
虚名无益于用故其所以然也然而后进希之以成名
世主礼之以得众原其无用亦所以为用则其有用或
归于无用矣何以言之夫焕乎文章时或乖用本乎礼
乐适末或疏及其陶搢绅藻心性使由之而不知者岂
非道邈用表乖之数迹乎而或者忽不践之地赊无用
之功至乃诮噪远术贱斥国华以为力诈可以救沦敝
卷三十五 第 26a 页
文律足以致宁平智尽于猜察道足于法令虽济万世
其将与夷狄同也孟轲有言曰以夏变夷不闻变夷于
夏况有未济者乎
  冯衍(后汉书/)
论曰夫贵者负势而骄人才士负能而遗行其大略然
也二子不其然乎冯衍之引挑妻之譬得矣夫纳妻皆
知取詈已者而取士则不能何也岂非反妒情易而恕
义情难光武虽得之于鲍永犹失之于冯衍夫然义直
卷三十五 第 26b 页
所以见屈于既往守节故亦弥阻于来情呜呼
  丁鸿(后汉书/)
论曰孔子曰太伯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孟子曰
闻伯夷之风者贪夫廉懦夫有立志若乃太伯以天下
而违周伯夷率絜清以去国并未始有其让也故太伯
称至德伯夷称贤人后世闻其让而慕其风徇其名而
昧其致所以激诡行生而取与妄矣至夫邓彪刘恺让
其弟以取义使弟受非服而已厚其名于义不亦薄乎
卷三十五 第 27a 页
君子立言非茍显其理将以启天下之方悟者立行非
独善其身将以训天下之方动者言行之所开塞可无
慎哉原丁鸿之心主于忠爱乎何其终悟而从义也异
夫数子类乎徇名者焉
  马融(后汉书/)
论曰马融辞命邓氏逡巡陇汉之间将有意于居贞乎
既而羞曲士之节惜不赀之躯终以奢乐恣性党附成
讥固知识能匡欲者鲜矣夫事苦则矜全之情薄生厚
卷三十五 第 27b 页
故安存之虑深登高不惧者胥靡之人也坐不垂堂者
千金之子也原其大略归于所安而巳矣物我异观亦
更相笑也
  乌震(五代史/)
呜呼忠孝以义则两得吾既巳言之矣若乌震者可谓
忠乎甚矣震之不思也夫食人之禄而任人之事事有
任专其责而其国之利害由已之为不为为之虽利于
国而有害于其亲者犹将辞其禄而去之矧其事众人
卷三十五 第 28a 页
所皆可为而任不专已又其为与不为国之利害不系
焉者如是而不顾其亲虽不以为利犹曰不孝况因而
利之乎夫能事其亲以孝然后能事其君以忠若乌震
者可谓大不孝矣尚何有于忠乎
  燕(苏辙/)
燕召公之后立国于蛮貊之间礼乐微矣春秋之际未
尝出与诸侯会盟至于战国亦以耕战自守安乐无事
未尝被兵文公二十八年苏秦入燕始以纵横之事说
卷三十五 第 28b 页
之自是兵交中国无复宁岁六世而亡吴自太伯至寿
梦十七世不通诸侯自巫臣入吴教吴乘车战射与晋
楚力争七世而亡燕吴虽南北绝远而兴亡之迹大略
相似彼说客策士借人之国以自快于一时可矣而为
国者因而徇之猖狂恣行以速灭亡何哉夫起于僻陋
之中而奋于诸侯之上如商周先王以德服人则可不
然皆祸也至太子丹不听鞠武而用田光欲以一匕首
毙秦虽使荆轲能害秦王亦何救秦之灭燕而况不能
卷三十五 第 29a 页
哉此又苏秦之不取也
  赵(苏辙/)
赵于战国彊国也非大失计未遽亡也孝成王贪上党
之利不听赵豹而听赵胜以致秦怒一失矣使廉颇拒
秦长平听秦之间而使赵括代颇再失矣赵括既败邯
郸被围虞卿请以重宝附楚魏以援国示秦则秦媾可
合王不能用而听赵豹使郑朱入秦求媾诸侯由此莫
肯救赵三失矣积此三失以致大败仅能自存由此观
卷三十五 第 29b 页
之非独秦能败赵而赵之所以自败者多矣故善为国
者必先定计虑计虑既定虽有祸败不至亡国也
  苏秦(苏辙/)
秦彊而诸侯弱游谈之士为横者易为功为从者难为
力然而从成则诸侯利而秦病横成则秦帝而诸侯虏
要之二者皆出于权谲而从为愈欤苏秦本说秦为横
不合而激于燕赵甘心于其所难为之期年㰱血于洹
水之上可不谓能乎然口血未乾犀首一出而齐赵背
卷三十五 第 30a 页
盟从约皆破盖诸侯异心譬如连鸡不能俱栖势固然
矣而太史公以为约书入秦秦人为之闭函谷者十五
年此说客之浮语而太史公信之过矣
  穰侯(苏辙/)
秦诛商君逐穰侯君臣皆失之矣彼二子者知得而不
知丧虽智能霸秦而不能免其身盖无足言者而惠王
以怨诛鞅至诬以叛逆昭王以逼迁冉至出老母逐弱
弟而不顾甚矣其少恩也彼公子虔方欲报怨固不暇
卷三十五 第 30b 页
为国虑矣而范雎欲毁人以自成而至于是可畏也哉
  蒙恬(苏辙/)
蒙氏为秦吞灭诸侯其所残暴多矣子孙以无罪戮死
此天意也恬以长城之役竭民力断地脉自知当死而
毅以忠信事上自许无罪死而不厌夫偷合取容咎亚
李斯此其所以不免者哉然始皇病于琅琊使毅还祷
山川至于沙邱而崩使毅尚从则赵高李斯废适之谋
殆不能发呜呼天之废人谋固无所复施耶
卷三十五 第 31a 页
  荀彧(苏辙/)
荀文若之于曹公则汉高帝之子房也董昭建九锡之
议文若不欲曹公心不能平以致其死君子惜之或以
为文若先识之未究或以为文若欲终致节于汉氏二
者皆非文若之心也文若始从曹公于东郡致其算略
以摧灭群雄固以帝王之业许之矣岂其晚节复疑而
不予哉方是时中原略定中外之望属于曹公矣虽不
加九锡天下不归曹氏而将安往文若之意以为劫而
卷三十五 第 31b 页
取之则我有力争之嫌人怀不忍之志徐而俟之我则
无嫌而人亦无憾要之必得而免争夺之累此文若之
本心也惜乎曹公志于速得不忍数年之须以致文若
之死九锡虽至而禅代之事至子乃遂此则曹公之陋
而非文若之过也
 
 
 文编卷三十五


,